「哪來的傻小孩啊。」

  夏洛克眼眶漲紅,他用力摟住懷裡的男孩,摟得緊緊的,「你覺得要是你沒跟我上床,等你回台灣我就會忘記你?就會不再想著你?愛蜜莉,你一直是這麼想我的嗎?」

  善存被夏洛克抱著,幾乎沒有呼吸的空隙,這種窒息感讓他眼楮深處一片發燙,幾乎又要掉下眼淚來。

  他其實懂得,夏洛克對他很好,而且那種好不是一時興起的,是真的打從心底關心他、對他有感覺。

  其實知之他們也對他很好,也是打從心底關心著他,這善存也感受得到。只是他不懂的是,為什麼同樣是對他好,他對知之他們就不會有這種不安感,對夏洛克的溫柔,他就這麼近乎不理性地患得患失。

  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這麼強烈、幾乎可以說是任性地,想要得到一樣東西。他想要實現某個願望,即使這個願望會給別人帶來困擾,他也不想放棄。

  「夏洛克。」善存深吸兩口氣,抹乾眼睛裡的溼氣,「我想跟你做,真的。」

  夏洛克看著他,眼神帶著無奈。

  「愛蜜莉,我喜歡你,並不單單因為想得到你的身體。」他認真地說:「如果是你的話,身體以外的其他部分反而更令我對你印象深刻,你明白嗎?」

  「嗯,我知道。」

  善存點頭,吸了下鼻子,「但我還是想和你做。我們再試一次,好不好,小克?」

  夏洛克像是受到了某種衝擊,他看著赤裸裸仰躺在他身下,眼神毫無一絲雜質的男孩,終於深吸了口氣。「嗯,我們再一次。」他把善存放倒在床頭,微微一笑,「這次我想看著你的臉,可以嗎,善存?」

  善存臉頰一紅,緩慢地點了下頭,夏洛克再一次把食指壓進善存的通道口。善存悶哼一聲,夏洛克便低下首,用唇輕輕吻著善存的唇。

  善存被吻得缺氧,呻吟著扭了下腰,夏洛克便趁勢將手指推得更裡頭,像剛剛一樣緩慢地動著。

  已經吞過一次巨物的穴口固然紅腫,彈性也變大許多,這回善存沒有上次那麼難受。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從後面一直撩撥到下腹,讓善存整個身體熱起來。

  「夏洛克、夏洛克……好熱……」他求救似地用下體蹭著男人。

  夏洛克笑著吻了他的鼻尖,單手托住他的腰,讓他雙手撐著,然後微一挺腰,再一次把東西擠進了善存體內。

  疼痛很快又襲捲而來,但這次畢竟有心理準備,善存覺得還勉強能夠挺著。夏洛克又吻了他一次,趁著他腦袋發暈,熱燙堅挺的東西筆直地朝裡頭挺進。

  善存只覺身體被打開、被擴張,夏洛克的東西在體內緩緩地磨蹭進出,善存感覺身體裡有什麼東西漸漸化了,被夏洛克頂得軟綿綿的。

  喜歡的人在身體最深處與他廝磨著,好像連最私密的地方都被摸遍了。這種想法讓善存無地自容,羞赧的感覺蓋過了疼痛。夏洛克先是一下一下地頂著,動作慢條斯理,而後像是連他也忍耐不住,單手拉起善存一邊大腿,便大力地抽送起來。

  「夏、夏洛克!」善存忍不住抗議,頸子仰起,身體被撞得往床頭一晃。他忙捏住床單,咬著牙關淺淺地喘氣。

  然而夏洛克的動作雖然激烈,骨子裡卻帶著溫柔。被這樣碾著撞著,善存只覺得身體漸漸變得奇怪,好像某些地方不再是屬於自己的,他的腰椎發麻,會陰的地方卻酸酸癢癢的,伴隨著時緩時劇的疼痛,原本垂在跨間的小善存竟一點一點站立起來。

  這種又疼又麻的感覺折磨得善存神智暈迷,他恍恍惚惚叫起來。

  「小克……夏洛克……」

  「嗯,我在這裡。」夏洛克低頭吻了他。

  「夏洛克……慢一點……」

  「好,我慢一點。」

  「夏、夏洛克,你……你還是快點……嗯……嗯……」

  「確定要快點?」

  「……嗯,快、快一點好……」善存也搞不清楚到底是該快點還慢點。

  他只記得自己最後用手摟住了夏洛克的脖子,任由他吻著自己的頸項。只記得夏洛克在某一次劇烈的插入時,從足趾傳遍全身的奇異戰慄感。只記得他發出一聲自己都難以致信呻吟尖叫,只記得那個頂著他小腹的小善存抽動兩下,在那個男人的注視下噴出了白色的東西,弄得整個床單都濕濕黏黏的……

  而落地窗外的倫敦大雪,仍舊整夜不斷地下著。

  *

  念長開了房間的門,和知之相偕走進他們共同的房間。

  晚宴接近尾聲,賓客也漸漸散場,在司機的接送下離艾格頓飯店。念長這時候才發現善存不見了,在大廳各處找了半天,知之才走上來扯他的衣襬。

  「不用找了,愛蜜莉他和夏洛克一起上樓去了。」他低聲說。

  念長還沒反應過來,「上樓了?是回房間嗎?那我去叫他下來……」

  知之別過頭,臉色有些蒼白,「不用了。你沒聽懂嗎?善存他和夏洛克在一起。」

  念長怔了怔,總算隱約明白知之在說些什麼。他眨眨眼睛,「等等,你是說善存他……善存他和夏洛克先生……呃,但是善存他還未成年啊……」

  「不再是了。」知之冷冰冰地說,眉眼間全是濃濃的落寞,「走吧,我們回去。」

  「回去?不住夏洛克替我們準備的房間嗎?而且這裡離機場比較……」

  但念長話還沒說完,就被知之打斷了,「我說回去!」他沉聲。

  念長吃了一驚,低頭看知之微垂著視線,眼眶周圍淡淡一圈紅。蒼白的五指始終緊捏著自己的衣襬,已經抓到起縐了。

  念長只得陪著他換了衣服,回到最初下榻的旅館。替知之換裝的設計師還慷慨地把衣服都送給了他們,還說是執行長特別交待的,知之臉色陰沉到都可以殺人了。

  一路上知之也異常沉默,也沒看書,只是怔怔地盯著地鐵外呼嘯而過的黑暗通道。回到旅館時,念長本來以為知之又會關回房間,正在感嘆倫敦的最後一晚竟然要孤零零一個人,知之卻在他開門進房時,從後頭尾隨進來。

  知之看念長用一臉震驚的神情盯著他看,不自在地轉過頭。

  「沒什麼。」知之淡淡說:「只是覺得偶爾一起睡,也不錯。」

  而且知之不但跟他睡同一間房,兩個人各自洗過澡後,知之主動爬上雙人床,占據了床的半邊。他背對著床中間,用頭枕著手臂,整個身體弓起來。

  念長爬上屬於他的另一邊床,看著室友單薄的背影,心裡滿是驚疑不定。

  等、等一下,這是某種暗示嗎……?是在暗示他什麼嗎?徐念長心裡的戀愛小精靈旋轉暴走起來。這、這時候那本守則是怎麼說的?念長忙面對著牆翻書,翻到「最後一夜」這一章:「別忘了在和你的對象歡愛之前,記得準備好所有該準備的東西,安全的性愛能讓你們的愛更持久。」、「祝你享用愉快!」。

  念長懊惱地把那本粉紅色小書扔到一邊,就聽見知之的聲音。

  「愛蜜莉說不定……不會跟我們回台灣也說不一定。」他悶悶地說。

  念長一怔,只覺得室友的嗓音有些哽咽。他不禁有點臉熱,這種時候,他竟然還在想那些不正經的事,「你還好嗎……小知?」

  知之好一陣子沒有出聲。「沒什麼,只覺得自己真是沒有用……」

  他聽見室友深吸了口氣,「擔心了這麼久、掙扎了好幾個月,用這麼多方法阻撓……到最後還是攔不住。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最重要的東西,在眼前被奪走,卻一點辦法也沒有,連出言抗議一下都做不到……」

  念長聽得苦笑起來,「至少善存……和夏洛克先生,還算是彼此喜歡。」

  「但他是愛蜜莉!」知之忽然激動起來,「他是善存,那個善存哪!我剛來你那裡的時候……他還只十二歲,這麼小、這麼好欺負,看起來笨笨的。看我一整天關在房間裡不出來,還會很緊張地敲門問我是不是出事了。」

  知之吸了下鼻子。「這樣的孩子……這樣的善存,為什麼非得被那種人……」

  「夏洛克會好好照顧善存的,我相信他。」念長說。

  「但夏洛克是男人!」知之的嗓音滿是沙啞,「你知道夏洛克會對他做什麼事嗎?你沒有過那種經驗,所以不會知道那種痛,我幾乎可以看見愛蜜莉忍著不掉眼淚的樣子。為什麼他非得受那種苦不可?」

  知之喃喃著,「如果他非選擇男人不可的話,我寧可他選擇我,我比那個英國佬好多了,我比他適合愛蜜莉多了。至少我……」

  念長苦笑連連,他知道知之現在還在情緒裡,說什麼也沒有用。只是聽自己喜歡的人如此直白地對另一個男人表露情感,雖然那個男人是自己的表弟,念長想知之也沒有真的要跟善存在一起的意思,多少心情還是有點複雜。

  兩人各想各的心事,過了一陣子,知之漸漸平靜下來。他依然背對著念長,念長看著他削瘦的背影,腦子裡又浮現方才那令人驚豔的女裝姿態。

  他不自覺地伸出手,想觸碰知之的背。

  「我警告你,不准把身體任何一個部位伸過床舖中線。」知之冷淡地說:「我是認真的,不要讓我有機會把對夏洛克的怒氣轉移到你身上。」

  念長只好輕嘆著收回手。「就像我說的,他們是兩情相悅的。我想善存和夏洛克在一起,就算會遇到一些困難、經歷陣痛,那和你的……那些經驗,也會是不同的。」

  念長猶豫半晌,又開口:「就像……你和我,也會是不同的。」

  知之似乎怔了下,一時沒再吭聲。念長翻了身,隔著床的中線,盯著知之蒼白的後頸。房間裡少了善存,變得十分寧靜,只有隱約的心跳聲,屬於曾經是朋友的兩個人。

  今後或許也永遠會是朋友吧……?念長看著那彷彿永遠無法跨越、僅僅半公尺的距離,一下子覺得這樣也好,已經夠滿足了。一下子又覺得這樣不夠,想要得更多一些,心情起起伏伏,紛亂雜沓,宛如台北市的交通。

  「求不得……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他聽見知之忽然開口。念長有些慌亂,彷彿被人看破心中所想。

  「唔……嗯?」

  「我活到現在……每時每刻都在求不得。小時候有陣子我很想要父母親,因為小學時幾乎所有活動都需要父母親陪伴,樂之帶我去拜拜時,我每次都會請神明賜給我一個爸爸媽媽。」

  知之不理會念長的疑惑,他枕著手臂,緩慢而冷酷地說著。

  「後來被柴郡生關起來,我又很想要自由,每天起床,就是祈求上天讓我有一天平安走出那道門。我也曾想要樂之活過來,讓我至少能對他說聲抱歉,我想要一個能和我結婚生子的情人、想要正常的學歷、想要有個哪天為我簽署手術同意書的親人。就像現在,我也想要善存能永遠留在那個家裡陪著我。」

  他吐口氣,「這些我都得不到,而且是無論如何努力都得不到。我想不止是我,如果可以的話,善存也不想待在我們這個打通國際電話都要顧慮再三的家。求不得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也不是什麼值得同情的事。」

  念長摸不清知之想表達的意思,只能忐忑不安地聽著。知之似乎早已打好腹稿,他潤潤唇,又繼續說。

  「綠藻……那孩子對你雖然有很多偏見,但是有件事他說得很對。你的人生太過一帆風順,雖然那不是你的錯,沒人需要為自己的出身感到抱歉,我相信你活到現在也並非毫無努力,但就是看著讓人生氣。」

  「小知……」念長終於忍不住喚了聲,但知之搖搖頭,打斷他。

  「過去我在我工作的大學曾經遇到過類似的人,那些幸福的大學女生。她們太容易求得她們想要的東西,而且對此沒有自覺,一但有什麼東西是她們求不得的,她們就開始走極端,或者傷害自己,或者傷害別人,還會用許多糖衣包裝這種行為,例如她們只是愛得太深,只是努力得不到回報,她們甚至希望大家都來同情她的極端行為。」

  知之輕輕嘆了聲,似乎想起某些回憶。

  「剛開始遇到你時……我認為你就像是那種人,所以有點怕你,想和你保持距離。你開始追求我時,我更加不安,因為你使用的方式和她們沒有兩樣。」

  大概是念長發出一聲不滿的悶哼,知之又補充:「你和那些女生唯一的不同點,在於你夠成熟,會去設身處地思考別人的困擾、不會讓你口口聲聲說喜歡的人遭遇你所不喜歡的事。這也是我至今為止,還沒有從你面前轉身逃走的原因。」

  知之閉上眼睛,把想了很久的話一股腦說出口。

  「我只是想說……如果有一天,你因為求不得而做出什麼極端的事。無論是對你自己本身,還是對我,我都不會同情你,相反的我還會逃得遠遠的,就像你自己說過的,我沒有義務要為了你一廂情願的情感負責任。」

  念長聽得心都涼了半截,他吸口氣,正想說些什麼,但知之打斷了他。

  「……相對的,如果有一天,我決定接受你的話,那絕不是因為出於對你的同情,或是因為你走極端讓我回心轉意。我如果願意接受你的感情,那絕對是因為我對你有相同的感覺。我想和你在一起,如此而已。」

  念長先是愣了一陣,他眨眨眼,揉揉太陽穴,又捏了兩下臉頰,以確認自己每一個字都沒有聽錯。直到念長那顆遲鈍的腦子全盤理解話中之意,念長本人已經不顧一切地伸出鹹豬手,從背後摟住了他的室友。

  「徐念長!你忘記我跟你警告過的話了嗎?」知之大叫。

  「所以小知想和我在一起。」念長喜不自勝地說:「我可以把剛才那句話,當成是小知對我的告白嗎?」

  「你也省略太多了!我明明前面還講了一堆,而且我是說『如果有一天』……」知之扭動著身體,想從念長臂彎中脫離,但念長不放就是不放。知之最後也只能懊惱地弓起身子,任由念長像抱大熊玩偶一般把他禁錮在懷抱裡。

  「我好高興,小知,我好高興,我真的高興極了……」

  念長又像孩子一般地絮語著。這讓知之禁不住無奈地想,自己決心說出這些話,是不是有點太早了,這下子他在接下來的旅途裡都不用想耳根子清淨了。

  「我還是得告訴你,就算我可以給你承諾,我的人生也不會因此有任何改變。包括我的生活方式,我們還是和以前一樣,我會待在我的房間,做我的工作、看我的書。而你亦同。晚上一起吃飯,偶爾散散步、喝點小酒,就跟以前一模一樣。」

  知之輕嘆,「差別只在我可以忍受你對我毛手毛腳,在不甚打擾我的限度內,直到你膩了為止……我不是說現在,徐念長,你這個白目!」

  念長忽然整個人撲向前,把知之摟進他的懷裡,對著知之頸窩又吻又親。他人大隻,興奮起來又都是蠻力,知之根本毫無反抗之力,只能用掌底拚命驅離他的臉。

  「對不起,我太開心了……小知,我無法形容我現在的心情,你一定不知道我現在的心情……」念長動作雖大,嗓音卻啞啞的。

  知之看他眼眶一圈泛紅,激動得雙唇微抖,一時心情也有點亂了。

  「我還沒說完,關於那種事……我是說,如果你非得跟我做上那種事,才能讓你覺得……覺得你真的跟我不再是朋友的話……」

  念長還在心花怒放中,忍不住得意忘形,他摟著知之問:「哪種事?小知想和我做哪種事?」

  知之瞪了他一眼,「總而言之,我必須跟你說清楚,我不會跟你發生那種關係,因為我怕疼,就像我說的,過去我經歷的那些已經夠了,可以的話我根本不想找一個男人跟我上床,因為是你我才勉強忍受……」

  念長聞言又是一陣猛親,知之覺得自己忍耐力快要到極限了。但這些話不在倫敦,不在這個充滿魔法的異國度,知之覺得自己回到台灣,可能一輩子都說不出口。

  「……除非你能找到能讓我完全不痛的方法,否則我死都不會讓你越雷池一步。聽懂了嗎?念,我是認真的,如果你沒練好就硬來,我馬上打電話叫警察來把你逮走,我對你這種下半身硬起來就不顧一切的變態絕不會客氣。」

  知之嚴肅地說:「我會跟你翻臉,徹底的,不接受任何事後的道歉。」

  「我、我知道了。」念長吞了口口水,「我會好好學習的。」

  知之又翻過了身,在念長的臂彎裡背對著他。

  「……還有一件事,我也得跟你講清楚。就是關於綠藻那個少年的事。」

  知之潤了潤唇,好像明白這個名字會激起身後人的情緒。果然念長一下子安靜下來,知之可以感覺得到他在頸後注視的目光。

  「我不會跟他斷絕往來。我和他是多年的朋友,他對我一直很好,他本身也是個可憐的孩子,和我一樣,都曾是那個人手底下的棋子,他的遭遇多多少少與我有關,我不可能從此拋下他不管。」

  知之說著:「跟以前一樣,我還是會跟他單獨見面、吃飯,聊聊天,或許以後有機會,我會邀請他到我們家裡來坐坐。但我會和他保持距離,不會再任由他做出前幾天那樣的事情,這是……我給你的承諾。」

  「我可以問個問題嗎?」念長忽然開口了,嗓音低沉。

  知之猶豫半晌,「嗯。」

  「如果那個叫綠藻的少年跟你告白……跟你說他喜歡你,小知會怎麼做?」

 

---

週日和週一連更到完結。

創作者介紹

蔚藍定理 Cathendral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tomroyfannie
  • 作者大人我愛妳^0^ 連更好棒~~~AND搶匪如果出書一定買!!! 小夏跟春阿阿阿~~~~~~~(亂吼亂叫~)

    夏善念知這四個人真的總是又酸又甜,其實心臟被揪得最緊的是讀者們阿,常常因為他們又哭又笑又緊張,這四個罪惡的男人讓我看23~24看到淚目T__T,
    嗚嗚好喜歡他們呀>///< (激動萬分已經不知道這段在打什麼...)

    最後只好讓華福出馬祝作者大人端午節快樂來掩飾我的失態了(遮臉~)
    http://ww1.sinaimg.cn/large/9cba47eajw1du74j7by7rj.jpg
    (來源為右下角水印)
  • 福華粽子也太可愛.//////.!!
    端午節看到時一直在那邊滾來滾去~~XD"

    cathendral 於 2012/06/24 18:38 回覆

  • 唷唷
  • 夏善終成眷屬太棒了!!!
    希望念知也可以慢慢走向到這一步=)
  • 已經走到半路了:p

    cathendral 於 2012/06/24 21:10 回覆

  • tbmip
  • 看完24,說真的還蠻喜歡 "夏善的H",
    可以從中感受到小克是真的非常疼愛善存的那份心,很感動~~
    愛蜜莉是不可多得的小天使!小克千萬要珍惜
    (否則知之可是留著口水虎視眈眈等在一旁說........)

    小知跟白目念能走到現今這個地步,更讓我不禁留下欣慰的淚水,幹得好阿!
    總算看到點性福就在不遠處的眉目了~~

    想快點看到最後的大結局,卻又不想讓"知念夏善"從此離開我~真是矛盾!

    總之,小C 妳寫了一篇很棒的文章,謝謝妳~ 啾!
  • 與其說知之虎視耽耽,不如說他對善存保護慾爆發:p

    cathendral 於 2012/06/24 21:12 回覆

  • shwerzherz
  • 很喜歡知之的那番話......
    覺得這兩個人能走到這裡誠屬不易,
    還是別讓他們上床了吧,總覺得到此為此就好了。
  • 上床與否我們就看念長君的努力吧:)

    cathendral 於 2012/06/24 21:13 回覆

  • yc
  • 周日周一連更,所以還會有兩回是嗎?

    愛蜜麗是真心喜愛夏洛克,回到本壘某種程度是愛蜜莉自己要求滴,
    所以知之不用太感傷愛蜜莉會受苦,人家可是甜蜜開心得很,哈哈~

    念長心裡的戀愛小精靈好可愛~ 每次總是只能手足無措地暴走!

    看著小知努力地去一點點克服自己內心的恐懼,
    也一步步主動釋放出自己對念長的善意(愛意.),
    我就好感動喔~ 要幸福ㄋㄟ~ (念! 你真的要好好學習! 基不基道!?)
    不知道這兩人也會有像愛蜜莉小克一樣的床上甜蜜戲嗎?(握手求~)
    愛蜜莉小克H寫的雖然很不肉,卻很溫馨讓很有感覺呢





  • 就看念長努不努力吧,還有他心中的戀愛小精靈爭氣不爭氣XD"

    cathendral 於 2012/06/24 21:14 回覆

  • stupidbird2
  • 恩~看了三遍終於知道覺得那兒怪怪的了......
    所以又浮出來抓蟲 囧r2
    不好意思我又認真了 請作者大人見諒. (跪) <(_ _)>

    行天宮的主神是恩主公,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關公,
    WIKI說是屬台北市武廟代表,
    與五文昌之一,主要的業務(?)範圍考試之類的,
    所以跟祂求想要父母的話,祂應該會很困擾吧!(笑)
    此外~看一下網頁,行天宮裡面沒有祀奉保生大帝喔。
    台北行天宮是1968年建蓋的,三間行天宮中最晚落成,
    算一下知之年紀應該也還ok拉。

    其實我也不知道缺父母求誰比較有用,(應該不會是註生娘娘拉 囧)
    如果還是要用保生大帝的話,
    建議改成台北孔廟旁的保安宮比較妥當。

    -------------------
    參考網頁
    行天宮網頁
    http://www.ht.org.tw/religion/nre9.asp
    行天宮WIKI
    http://zh.wikipedia.org/zh-tw/%E8%A1%8C%E5%A4%A9%E5%AE%AE
    台北保安宮網頁
    http://www.baoan.org.tw/HTML/Dalongtong/dalongtong.asp
  • 我後來看了一下那一段並不是很恰當,所以整個刪除了:)
    謝謝你的提醒~~

    cathendral 於 2012/06/24 21:15 回覆

  • 我要念知在一起
  • 「如果那個叫綠藻的少年跟你告白……跟你說他喜歡你,小知會怎麼做?」

    知之(沒好氣+翻白眼):會怎麼做?當然會跟他在一起啊!然後把你!徐念長!丟掉!!!

    白目念如果聽到之知這樣回答,感覺一定會很冏很好笑~~~

    純惡搞........
    不知怎的,每次看到白目念吃鱉我就莫名地很開心說..
  • 我好喜歡這個發展!!

    cathendral 於 2012/06/24 21:15 回覆

  • Pei
  • 喜歡知之的那段話+1 QQ

    弱弱的想請問作者一下(因為剛好看到關鍵字)
    善存掉在迷宮的那隻大熊玩偶撿不回來了嗎...OwQ
  • 會撿回來,後面會說XD"

    cathendral 於 2012/06/24 21:16 回覆

  • 一瓶
  • 看前面的留言,在"求不得"的那段,前面原本應該還有另一段?
    我看的時候一直以為是不是漏看哪裡,
    想說怎麼突然出現一句"求不得",所以前後找了兩三次XD
    覺得銜接上好像有點怪怪的。
    也有可能是我這個外行人看的關係XDDD

    謝謝作者的文章,好期待出書啊www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