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從善存背上滑下來,勾住了他的五指。

  「留下來好嗎?愛蜜莉……不,善存。為了我而留下來,留在英國好嗎?」

  夏洛克看著善存,善存仍舊沒有說話,似乎一時間受到太多衝擊,又或者是腦袋處理不了這麼多資訊量。夏洛克看著善存比平常還要呆愣十倍的表情,忍不住笑出聲來,善存才終於清醒一點。

  「嗯,是我不好。」夏洛克掩著笑說,善存看著他熟悉的笑容,覺得胸口那個蹲著的東西,又變得更熱、更悶了:「我太心急,跳得太快了。我應該一步步問你才是。」

  他斂起肅容,撫摸著善存的手背。

  「愛蜜莉是為了我到倫敦來的,對嗎?」他問善存。

  善存這回總算能夠反應,「嗯。」

  他想了下,又忙補充:「雖然說也是來玩的。唔嗯,也玩得很開心,玩得時候也不是每時每刻都想著小克啦……不過,嗯,是為了夏洛克沒錯。」

  夏洛克含笑看著他。「知道我不見時,愛蜜莉會緊張嗎?」

  「會,很緊張。」善存誠實地說。

  「為什麼緊張呢?」夏洛克又問。

  善存想了想,「因為想到……說不定會……再也見不到小克了……也說不定。」他默默地垂下頭。
 
  「所以說,如果永遠看不到我,確實會讓愛蜜莉覺得困擾,是這樣沒錯嗎?」夏洛克確認著。

  「嗯,當然啊。」善存老實地說:「因為我喜歡夏洛克嘛。」

  這回倒換夏洛克一怔,他用一種吃了蚱蜢的表情看著善存。善存似乎也不覺得自己講了什麼了不得的話,夏洛克看著他的表情半晌,忽然笑了起來,笑得停不下來,連眼淚都掉了出來。

  「哎,你呀……愛蜜莉,你這個人。」夏洛克像是莫可奈何似地說著,「每次跟你說話,都讓我覺得自己是個愚蠢的笨蛋,唉,雖然本來就是了……我覺得太快了,卻原來太慢的人是我才對嗎?」

  他笑不可抑地說,善存見他又勾住自己的手,雙眼再一次凝望著他。

  「我也喜歡愛蜜莉。我喜歡善存,是情人間的那種喜歡。」

  夏洛克說。面對這樣直白的告白,即使是善存也無法不動搖,他感覺胸口那個東西正在顫動著,幾乎就要破繭而出。

  「那麼,愛蜜莉呢?也是這種喜歡嗎?」夏洛克望著他,「不,應該問……善存,你相信我是真的這麼喜歡你嗎?」

  這個問題似乎正戳中了善存的要害,善存的臉色變得有點侷促,他低下頭。

  「嗯,相信啊。」善存低著頭說:「夏洛克如果不是喜歡我,也不會為我做那麼多事情嘛,送我這麼多禮物,帶著我到處去玩,打越洋電話給我、還寫這麼多信給我。像我這麼平凡的男孩子,如果不是夏洛克喜歡我的話,也不會……」

  「不對。」

  夏洛克打斷他的話頭,「善存,我說過了,在我面前,你不需要隱藏你真正的想法。」

  大概是夏洛克的語氣變得嚴厲,善存驀地抬起頭來,夏洛克見他臉色有點蒼白,好半晌才又低下頭,兩隻手十指勾緊了。

  「因為我……英文不好。」他沒頭沒腦地開口,嗓音顫抖。

  夏洛克沒有接話,只是靜靜等待著。善存仍然低著頭,斷斷續續地開口。

  「我英文不好,我也不大會唸書,不要說公司經營什麼的,就算是最簡單的代數,我都要阿傳教我好幾遍我才能做出一、兩個題目。阿傳說他以後想出國唸書,要去美國唸經營學還是會計學什麼的,他講給我聽的時候,我也只能在旁邊覺得阿傳好厲害。我沒辦法說我要跟他一起去,或是我來幫你什麼的,我什麼都做不到。」

  善存的聲量稍微大起來,「不用說去美國了……阿傳說他大學後想考公費,想拿獎學金,但是我連基本的語言測驗都考不到。」

  夏洛克沒有答腔。善存從凳子上站起來,雙手顫抖起來。

  「到英國什麼的……我也想過,我想過很多次,我知道不能麻煩念哥他們,所以我也想要靠自己。小克你回英國之後,我也想過一定要發奮圖強好好學英文,我很認真聽羅賓的課,羅賓是我的英文老師,我每堂課都抄筆記,強忍著睡意拚命地聽,我高中從來沒有這麼認真地聽一堂課過,我真的……很努力了。」

  善存咬住下唇,想讓自己語調輕鬆一點,但辦不到。

  「但是前幾天我和知之他們來這裡,飛機一落地,周圍全都是我聽不懂的語言,他們講的明明是英文,明明是我唸過的東西,但是我卻一個字都聽不懂。我不懂為什麼我聽不懂,我也不懂知之他們為什麼可以聽得懂。每次看到小克和知之用英文聊得很開心,我都好羨慕,我好希望我能和知之一樣……」

  善存的眼眶微微泛紅。

  「我……我知道是我自己不好,我從來沒有好好學過英文這個東西,知之也說,語言這種東西,臨時抱佛腳是行不通的。但是我……我真的很不甘心,這幾天,我拚了命地聽,拚了命地想說,但就連遇到搶劫時,我連叫他們不要搶我,也沒辦法……」

  他用手擦著眼角,深深吸了兩口氣。

  「我也想要在英國生活啊,我想要在小克生活過的地方,和小克在一起……這些我都想過,我真的想過。但是我來這裡能做什麼?我連走進商店裡跟他們說:『我要一個三明治。』都辦不到,都會感到害怕……」

  善存終於放聲大哭。「而辦不到的原因全都是因為我太笨了,我想到這個,就覺得好蠢,明明只是英文這麼簡單的東西,很多人都會的……明明很多人都會的……」

  夏洛克看著總算是把話說出口的男孩,眼神變得深邃。善存用手抹著眼睛,一抽一抽地哭著,哭得比上回在車子裡還要厲害,夏洛克張口想說什麼,但最終還是苦笑著,把這個哭個不停的少年摟進了懷裡。

  「你啊,真的很會忍耐。」

  夏洛克撫著他的背,輕柔而不帶責備地說:

  「在台北和你相處那段時間,我發現你並不如外表看起來那樣單純。你很懂事,應該說太懂事了,懂事到你一發現有什麼舉止或慾望,是不受別人歡迎、或給人添麻煩的,馬上就會打消念頭。這中文叫什麼呢,見風轉舵嗎?」

  善存還在抽咽著,夏洛克便溫柔地笑著。

  「好了,別哭了,你不是說你十八歲了,要我別小看你嗎?再這樣哭下去,要是被你那位室友看到,只怕要把扭送警局了。」

  他的手從善存的背,緩緩挪到他的頸項,又輕柔地說:「還有件事我一定要告訴你,你身邊的人,某些程度都是些天才,該說你運氣好呢?還是不好呢?」

  他感嘆著,「特別是那個叫李知之的男孩,要找到比他更才思敏捷的人,恐怕這世上也沒幾個,那是上帝惡作劇塑造出來的,一千萬人裡才有一個的怪物。一般人在學習這件事上比不上他是正常的,你完全不必感到自卑,你的某些朋友也是。」

  夏洛克似乎嘆口氣,「某些方面來講我也有一些得天獨厚的地方。但那是因為我的出身,說到底沒什麼好自豪的,別的孩子都在踢罐子時,我就在書桌前唸總體經濟學了。」

  他用手揭去善存眼角的淚光,又笑起來。

  「老實說,我很能體會你的感覺。我也是屬於資質很差的那種人,照理說我比人家早起跑好幾步,現在應該要超級出類茇萃才對,但結果卻並非如此。小時候我和艾凡吉琳同時學一樣東西,艾凡吉琳總是比我早學會,我還在努力時,她早就把那樣東西學膩了,把注意力轉到別的地方。說沒有感到一點挫敗,那是騙人的。」

  夏洛克用雙手捧住他的肩,把他抓到面前凝視著,善存也止住抽咽,和他對視著。

  「如何?這樣的我有沒有看起來親切一點?不再像個高不可攀的總裁了?」

  善存淚眼模糊地看著眼前的男人,再次用手抹了抹眼睛。

  「小克……夏洛克……還是……很……很耀眼啊……」他吸氣說著。

  夏洛克笑了,抓著善存的臉又是淺淺一吻。這回善存記得臉紅了。

  「聽你這麼說,我真心感到榮幸。」夏洛克微笑著,「你也很耀眼。你該學會對自己更有自信一點,你要試著相信,是因為你很耀眼,才有這麼多人喜歡你。」

  他靠近善存,額頭抵著善存的額頭,很輕很柔地說了。

  「你也要試著相信,因為你很耀眼,所以我才喜歡上這樣的你,愛蜜莉。」

  善存感覺到,胸口那樣東西,完全綻放開來,在心臟的地方擴大、渲染,而後散進了四肢百駭,再也抓不回來了。

  夏洛克仰靠在床頭,這時卻忽然看向房間的落地窗外。「下雪了……」他忽然喃喃地說。善存忙往外看去,果然看到一直以來冷冰冰的雨絲,在寒風的吹襲下,第一次轉成了白色。而白色的部份越來越多,終至落雪成白。

  善存幾乎是立刻衝到落地窗邊,他把兩隻手貼在玻璃上,目不轉睛地盯著生平第一次大雪,「是雪……夏洛克,下雪了,是雪、是雪呢!」他忘情地大叫著。

  「今年這麼晚才下,我還以為今年又要過個沒有雪的耶誕節了。」夏洛克笑著,善存轉過身來,正好對上夏洛克的笑容。

  「耶誕快樂,愛蜜莉。」夏洛克輕聲說。

  善存站在雪景之前,這回直視著夏洛克的眼睛,笑得傻氣又放鬆。

  「嗯,耶誕快樂,夏洛克。」

  *

  Roman Knightly的年度耶誕晚會順利地展開。

  晚上六點還沒到,艾格頓飯店門口的人潮就開始川流不息,侍著忙碌地在宴會廳和廚房之間來來去去,還有好幾架媒體攝影機早早在門口守候著。大雪絲毫沒有妨礙倫敦的政商名流參與這場弗瑞泰家族年度最大盛會的興致,賓客可以說是絡驛不絕。

  知之他們前一晚就被安頓在飯店裡的特別房間,那是善存有史以來住過最豪華的套房,裡面光是隔間就有三房一廳,客廳飯廳起居室什麼的一應俱全,浴室裡還有大理石打造的按摩浴缸,念長打探過這樣的房間一晚約等於一位法醫半年的薪水。

  昨晚什麼也沒發生。應該說,善存心底深處其實有點預感,以為會發生什麼事。但夏洛克在跟他親親抱抱很多次、情話也講了一堆之後,夏洛克就主動說換藥時間到了,放開了他,按鈴請服務生為他叫來醫生。

  那之後Lan也到了房間一趟,不過是和夏洛克談公事就是。他在十二點前就被送回念長和知之身邊。

  但善存無法否認,在聽過夏洛克說的那些話後,來到倫敦以來一直壓在心頭,那種無以名狀的塊壘,一瞬間像烏雲盡去般,心情頓時輕鬆許多。

  他開始能夠去思考,未來該怎麼走下去。雖說他想了半天,還是想不到對他而言兩全其美的方案,他既捨不得台灣的朋友們,也捨不得夏洛克。但既然一時沒有答案,善存向來不是個糾結的人,便決定暫時把那些拋到一邊,盡情享受難得的異國派對再說。

  知之本來很不想參與。但在夏洛克一再派人來邀請,念長也在旁邊推波助瀾下,終於勉為其難地說可以去看一看。

  「我是絕對、絕對不會扮女裝的喔。」知之強調地說,看著明顯心懷不軌的戶長。

  夏洛克早早就在醫生的陪同下,到樓下去準備舞會相關事宜。正如Lan所評語的,這位弗瑞泰現任首長什麼特長沒有,就是命硬,明明昨晚才經歷那樣的驚濤駭浪,右手腕也還呈現骨折狀態,竟然可以像沒事人一樣在大廳指揮若定,這點知之也不由得佩服。

  Roman Knightly的耶誕晚會以男女錯服聞名,也就是男性扮成女性、女性扮成男性。幾乎所有員工都會以扮裝出席,宴會廳也備有化妝與著裝專用的更衣間,裡頭早早便放滿琳瑯滿目的晚會必需品。

  作為倫敦第一大的少女服飾公司,Roman Knightky的服飾種類早已不局限在少女,從童裝到輕淑女,各種風格、尺寸的女裝都有他們品牌的蹤跡。

  而且不只是服裝,飾品和配件是女性服飾業不可或缺的醍餬味。念長看知之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那些可愛到掉渣的頭飾和及膝英式半筒襪,比看大英博物館的展示品還要認真,直到發現他在注意他,才臉紅著別開視線。

  Roman Knightly灑錢舉辦晚會的最大原因,當然就在於晚會宣傳效果,當年度所有出品的新裝都會在晚會時由合適的人穿上,媒體也會為年度最佳扮裝做出詳盡的報導。

  走進宴會廳旁的更衣間時,念長看見好幾個身材較瘦長、看臉明顯是的青年的人坐在化妝鏡前,在化妝師和設計師的指導下戴上滿是蕾絲的遮陽帽、穿上花裙,還有個青年正在同事協助下在鏡前試穿皮革馬甲,看得念長是目瞪口呆。

  更難得的是每個男人都神情嚴肅,一點都沒有害羞或是羞恥的樣子。一個男性在調整胸衣時,還用專業的口吻指導旁邊的女性設計師什麼角度才能襯托出完美的胸型。

  而且說真的,出席晚會的男性們大概有經過挑選,畢竟事關品牌形象。扮起女裝來雖然有種輕微的滑稽感,但同時卻也美得令人移不開目光。

  念長看著有個穿著復古式的粉色蓬蓬裙,手上還墜著麻紗披肩的可愛少女蹦跳著走過眼前,一點也不相信他就剛才那個坐在鏡子前面、看來還有點橫眉豎目的青年。這些男人甚至敬業到連內褲都穿女用的。

  有一組化妝師和設計師走到念長跟前,禮貌地詢問他是不是夏洛克執行長交代的朋友,還說夏洛克先生有交代,如果念長他們願意參與晚會的扮裝活動,他們願意竭盡全力為他服務等等。

  念長本來把心一橫,想說就來個一生一世的體驗之類的。

  但很不巧的,他的設計師在嘗試了無數Roman Knightly的知名經典款後,悲傷地宣布念長的身材實在是太雄壯威武了,找不到任何念長在不撐破的情況下,能夠完美穿上的「少女」服飾。

  念長只好帶著一半鬆口氣、一半又有點遺憾的複雜心情,穿上設計師為他挑選的燕尾服。化妝師說有些外賓男性也是穿男裝的,會錯服的通常只有公司員工而已。

  他站在鏡前檢視自己首次穿上燕尾服的身影,才發現知之不知何時竟然失蹤了。

  「小知?」

  他回頭剛喚了聲,就聽見更衣間右首那裡傳來女性的尖叫聲。念長嚇了一跳,還以為發生什麼事,就看到一個人影突破層層女性設計師重圍,往他的方向急急衝了過來。

  念長眨了眨眼睛,朝他走過來的,是個怎麼看都可愛到無可挑剔的少女。

  少女她穿著黑色連身長裙,裙子部份還用精細的繡工繡了五層荷葉墜襬,每一個墜襬都縫著春天小花也似的紫蘿蘭色蝴蝶結。少女的皮膚很白,纖細的身材完全襯托出這件洋裝的經典之處,少女的頭上戴著同色的蕾絲花邊髮帶,一路綁到脖子下方,手上則戴著同款的黑色繫帶,被風一吹,全身的蕾絲就飄散在風裡,格外給人夢幻飄逸的美感。

  念長怔怔地看了二十秒以上,才從那張精緻漂亮的臉蛋上,看出屬於室友的五官。頓時整個人呆住了。

  「小、小小小小知……?」念長舌頭都僵住了。

  知之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的眼鏡當然被設計師拿了下來,此刻臉上一無遮蔽。大概是因為女裝的關係,就連平常讓人心底發寒的瞪法,都變得格外風情萬種。

  念長只覺得自己心口發熱,熱度從腦門一路竄到下腹,連腦子都開始嗡嗡作響了。

  「好、好可愛……超可愛……」他忍不住把心底的癡漢OS說出口。

  知之的臉一下子熱得發紅,「我……我只是覺得那件洋裝很好,要她給我看一看而已,想說之後能不能送給善存當禮物。我明明沒有說自己要穿……」

  他懊惱地抱怨著,但眼睛卻一直盯著鏡子裡的自己,一臉無法割捨的模樣。那邊一個女性設計師追過來,手上捧著米白色的格紋半筒襪。

  「這件衣服配這個半筒襪你覺得怎麼樣,Mr.李?」

  念長看知之用挑剔的眼神看了一下那雙襪子,在設計師的協助下坐在凳子上試穿起來,「我覺得格紋的不好,那雙白色有蕾絲的拿過來試試看,畢竟裙子是黑色的,下面變得太花會沒有平衡感。」他聽見室友用英文和設計師溝通。

  「有道理,不過如果鞋子用有紋路的呢?你看型錄這裡,我們春天有出一款上面有小花的黑色鞋款……」

  念長默默地覺得,自己一直以來,並沒有全盤了解他摯愛的室友也說不一定。

  晚會在晚上六點準時開幕。知之在鏡子前面再三地看了又看、確認這身少女裝扮完美得毫無瑕疵之後(念長已經到旁邊擦了三次鼻血),終於一臉勉為其難地決定穿著他出席晚宴,化妝師還幫他上了淡妝,戴上黑色的長假髮,讓整體上看起來更有少女感。

  「小知……很喜歡少女服飾嗎?」念長從旁看著小心翼翼提著裙襬,好像深怕把洋裝弄髒的室友,終於忍不住問。

創作者介紹

蔚藍定理 Cathendral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唷唷
  • 善存好令人心疼QQ
    夏洛克要好好照顧他啊!!!

    天啊 知之的打扮用想像的就好想噴鼻血(捂鼻)
  • 大家都念長化了......:p

    cathendral 於 2012/06/20 21:10 回覆

  • 盛夏(信悠)
  • 女裝的小知(瘋狂尖叫)
    NONONO我整個腦袋都是那個畫面啊wwww
  • 我也好想看到實體啊......

    cathendral 於 2012/06/20 21:10 回覆

  • stupidbird2
  • 這裡可以改錯字嗎? 不行的話,請作者大人告訴我一聲 >////<
    [*
    Roman Knightly的年度耶誕晚會順利地展開。]
    之後第一段
    侍"者"
    絡"繹"不絕

    知之真是太萌了 >//////<
    沒有好好發揮流行天后(?)的長才真是太可惜了(喂~)
    害我不小心浮出水面來 XD
  • 當然可以,非常歡迎修正,這樣我才可以知道錯修改啊><!!
    謝謝你:)
    知之應該要轉行當少女服飾設計師啊~XD"

    cathendral 於 2012/06/20 21:11 回覆

  • 心一
  • 這就是所以知之把愛蜜莉打扮的超可愛?
  • 的原因? 是XD"

    cathendral 於 2012/06/20 21:34 回覆

  • tomroyfannie
  • 「善存,我說過了,在我面前,你不需要隱藏你真正的想法。」嗷嗚~~~~我內心激動萬分無法用言語描述阿!!!!!!!!!!! 夏善真的讓我超級感動QAQ 有沒有愛心型的煙火讓我放一下>////< 話說兩人獨處沒發生"大事",大概是因為夏洛克骨折不方便wwwwwww (不要再誤導別人惹...他真的是妳本命嗎...很懷疑...)

    Roman Knightly的設計師們GJ!!!!!!!!!!!!!!!! 知之的女裝加上念長的燕尾服>///<,太陽報快上,有拍到照片我要買一打收藏阿~~~~~話說法醫大人你衛生紙夠擦鼻血嗎XD

    突然想到,作者大人blog的番外中文title,"愛蜜莉外篇 夏洛克歸來記",是不是少了一個"番"字?
  • 明天他們應該就會上太陽報的頭條了:p
    因為番外寫得長了點,所以我就把他改名叫作外篇了:)

    cathendral 於 2012/06/20 22:07 回覆

  • arkar
  • 女裝!!!!!!!!!!!!!!!!!!!!!!!!!!
    我早就覺得知之其實喜歡女孩子的服裝了!!!!!!!!!!!
    不然之前為什麼可以這麼熟練幫善存打扮!!!!!!!!!!!!!!!!!!
    (興奮嚎叫)
  • 你找到g點了,華生!

    cathendral 於 2012/06/20 22:10 回覆

  • mia
  • 知之啊>/////<
    你怎麼可以那麼可愛!!!
    女裝犯規啊~
  • 我本來很擔心大家會覺得知之壞掉了:p

    cathendral 於 2012/06/20 22:17 回覆

  • U0
  • 知之好可愛啊~~~
    念長趕快把所有少女服飾打包回家吧!
  • 那可能要花掉他一年的薪水:p

    cathendral 於 2012/06/20 22:17 回覆

  • tbmip
  • 知之: 糟糕!我的秘密被發現了(驚~)

    哈哈哈~ 小知知的變裝癖好真是宇宙無敵超級風狂口愛!!!
  • 其實他沒有變裝癖,是喜歡玩紙娃娃類的遊戲而已...(?)

    cathendral 於 2012/06/20 22:18 回覆

  • guoste
  • 我又把 "愛蜜莉本篇" 重新看了一次,
    發覺漏了很多細節卻是很重要的地方,
    一般電影我也往往會看到第二次才完全覺得看懂。

    只是有點好奇....
    本篇開頭,好像...應該...也許...看起來是...知之先喜歡上念長的呀~~~
    追這種對自己有興趣有好感的對象通常如隔層紗,一片蛋糕般容易,
    怎麼搞得我們念長在番外走的篳路藍縷.......
    還只發展到連知之都覺得稱不上前戲的進度

    親愛的C大,來個日更如何? 讓念知瘋狂前進吧^______^ (這才是我的重點!)

  • 知之是喜歡念長沒錯,但不想和他上床,
    如果不是念長想跟知之上床,我想他們從一開始就會很順利吧...:p

    cathendral 於 2012/06/20 22:21 回覆

  • 信悠
  •   他回頭剛喚了聲,就聽見更衣間右首那裡傳來女性的尖叫聲。念長嚇了一跳,還以為發生什麼事,就看到一個人影突破層層女性設計師重圍,往他的方向急急衝了過來。

    右首→右手?
  • 右首是右邊的意思?

    cathendral 於 2012/06/20 22: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