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遠無法從任何人那裡得到幸福的……小知之。」

  手機戛然而止,揚聲器裡傳來電話被掛斷的機械音,和遠方逐漸放大的警車聲遙相呼應,迴蕩在耶誕節前夕的倫敦霧氣裡,久久不絕於耳。

  *

  警場在弗瑞泰宅邸客房裡,找到了夏洛克的繼母Ranlady夫人。

  夫人似乎從在史特拉斯福時就被人軟禁,再被人一路監視著押送到倫敦,那之後就一直被迫困在她的房間裡。

  亞利斯似乎是透過電話指示她,包括雇用非法移民當街刺傷路人、給Lan釋放不實消息,以及在Roman Knightly的耶誕晚會上預動手腳等等,這些全都出於亞利斯的指使。

  亞利斯的計畫似乎是,在一切結束之後,無論成功與否,再把夫人在幕後策畫的事揭露出來。如此一來夫人勢必聲敗名裂,弗瑞泰家族內部也會鬧得風風雨雨,至於夏洛克到最後是死是活,已經不是亞利斯關心的事情了。

  警場的人後來也到了海德公園,當場逮捕了那個持槍的小丑,只是他似乎和知之在博物館街遇到的那個Jack the Ripper一樣,只是亞利斯雇用的棋子。依夏洛克的說法,亞利斯長年從事毒品走私,南歐一帶的非法移民本來就是歐洲毒品業的大宗,對亞利斯而言,雇用幾個亡命之徒根本是輕而易舉。

  但是因為亞利斯幾乎全透過夫人和那些人聯繫,他本身又居無定所,任何機關都查不到他的資料,就像是飄移在倫敦巷弄間的幽靈。

  夫人好像也受到驚嚇,對警場的問話答得不清不楚,警方也不好逼一個年事已高的婦人,回憶這種恐怖的經過。夫人似乎從頭到尾沒認出亞利斯的真實身分來,只當他是過去弗瑞泰家族的員工,因為對家族解雇他心生不滿才做出這種事。

  而且本來知之他們以為又要經歷一場頸圈驚魂記的,但警方破門而入時才發現,夫人的脖子上空蕩蕩的,亞利斯所說的頸圈早已不存在了。

  這讓知之他們鬆了口氣之餘,也覺得疑惑。

  特別是當天下午有則新聞報導,有輛自用小客車在梅菲爾大道附近的巷弄間爆炸,爆炸原因不明。當時平安夜將至,倫敦交通整個是癱瘓狀態,消防車、警車和救護車都延遲抵達,到現場時早已連人帶車燒得精光,到現在都還沒能查出那輛爆炸的車裡頭究竟載著什麼人。

  這則新聞夾雜在一堆BBC耶誕特輯中播出來時,知之和夏洛克等人都在艾格頓飯店的特等套房中,神情訝異地觀看著。

  「那個,這個人……」念長第一個開口了,「該不會就是……那位亞利斯先生吧?」

  知之沉默著,即使是他,也沒敢出言肯定。夫人的脖子上沒有頸圈,亞利斯是最後一刻良心發現,自行把頸圈解開了,還是自始至終,亞利斯都沒有為他怨恨的親生母親綁上那種致命的裝飾品,如今已不得而知了。

  夏洛克臉色凝重地仰靠在床頭,看著三十五吋的飯店液晶電視,同樣一語不發。他沒有去醫院,在救護車簡單的急救後就直奔艾格頓飯店。弗瑞泰家族的家庭醫生被請來飯店裡,為夏洛克做了最即時且妥善的治療。

  夏洛克一直昏迷到耶誕夜的傍晚才清醒過來,總算可以開口說話,雖然身體仍然十分虛弱,但好在沒有生命危險。善存一直在床邊陪著他。

  但無論他的家庭醫生怎麼勸說,夏洛克都堅持要參加明天晚間的耶誕晚會。

  Lan在夏洛克抵達飯店時就被招了回來,他看見平安無事的自家老闆,第一個反應就是當頭揍了他一拳,把原本就重傷的夏洛克揍到飛一邊去。而Lan什麼也沒對夏洛克說,只是脫下試穿到一半的女裝,把裙子扔到他臉上,轉身揚長而去。

  夏洛克對此只有苦笑,但所有人都看見Lan離去時,眼角泛著淺淺的水光。

  「不會的。」知之看著新聞,淡淡地開口了:「那種自負的傢伙,沒那麼容易死的。就像某個英國來的總裁一樣。」

  夏洛克又苦笑兩聲,在床頭坐直起來。

  「那個傢伙總是這樣,喜歡用惡毒的言語傷害人。」夏洛克忽然感慨地說:「愛蜜莉的事情也是這樣,他口口聲聲說要利用愛蜜莉報復弗瑞泰家族、報復我。但最終採取的行動,卻往往不如他所說的那樣激烈傷人。」

  「我可不那樣認為,你忘記他對愛蜜莉做過的事。要不是某個白目運氣好,現在愛蜜莉和你我都不會站在這裡。」知之冷冷地說。

  「但你終究沒等到那個系統倒數完畢。」夏洛克笑笑,「說不定,那也只是個幌子。」

  知之一時頓住,他用指腹撫撫唇,像在思索夏洛克的話。一直坐在夏洛克身邊的善存卻忽然悠悠開口了,「那個人說,他十歲時媽媽就跑了。十歲還這麼小,老媽就不在了,應該過得很辛苦吧?」他說。

  房間裡其他三個大人都驀地回頭盯著他看,善存不明所以,只能眨著一雙大眼回望。

  「總之,我無法認同這種人。」知之輕咳了聲,別開視線,「因為自己的遭遇悲慘了些,因為求不得,就轉而傷害自己、傷害別人。自己被傷害過,就認為就算傷害別人也是情有可原,這種想法和小孩子要不到糖,就坐在地上哭鬧有什麼兩樣?」

  夏洛克笑了,「那是因為你很堅強。」

  他對著知之說,「就像我之前說過的,You're extraordinary brave,你夠勇敢,所以你能平靜地接受要不到糖這件事,但大多數的孩子沒有辦法,當他們用盡所有方法都無法求得他們夢寐以求的事物時,他們唯一的方法就是無理取鬧。」

  夏洛克望著知之,「你可以不茍同,但你必須理解,這就是大多數人的人性,小偵探。否則你在別人眼裡會越來越不討喜,儘管你所說的一切都是對的。」

  知之哼了一聲,無奈地抱著臂。

  「這麼久沒見,你還是老樣子,擅自對別人的人格妄下評斷,而且嘴砲。」

  「沒辦法,我現在能動的也只有嘴了。」

  夏洛克無力地攤在床上笑著。知之站在他的床邊,看了眼他上了夾板的手,還有顯然因為被監禁多時而削瘦的雙頰,一時沒多說什麼,倒是念長插口了:

  「不過真是太好了,夏洛克先生平安無事。我們在台北看到那些新聞時,真的擔心的要命,還以為你真被什麼仰慕你的人綁架了。」

  床上的夏洛克和床邊的善存都鯁了下,知之回頭像要踩念長的腳,但要碰到念長前卻頓了下,終究沒有踩下去。

  夏洛克淺淺笑了笑,「是啊,這是我頭一次覺得自己是不是要完蛋了,特別是在海德公園遇到那個小丑的時候。」

  他看著環繞在他床邊的三個男人,神色忽然變得肅穆。

  「愛蜜莉跟我說你們在倫敦的時候,我相當驚訝。」

  夏洛克說:「說實話,一知道我被人囚禁時,我想到的就是你們,我曾想過向你們求救。但說來難為情,我從小在弗瑞泰宅邸長大,幾乎沒有過同齡的夥伴或是朋友,長久以來都是靠自己,出了事要找朋友幫忙這種事,我更是想都沒想過。」

  他垂下頭,笑了笑,「我曾有過一次向外求救的機會,在Lan發火把我銬在床頭之前。但想不到該用什理由,讓你們為了一個只相處三個月的男人遠渡重洋來到這裡。」

  「小克……」善存叫了聲,夏洛克用沒受傷的手,撫了撫他的頭。

  「我想至少有一件事情是我要感謝亞利斯的。」金髮綠眼的男子誠懇地說著:「他教會了我中文,引導我到你們所在的地方,讓我能夠認識愛蜜莉、認識你們……讓我生平第一次知道什麼叫作朋友,以及朋友這種事物究竟有多重要。」

  房間裡一時安靜下來,夏洛克看著床邊的人一個個燃起笑容,直到知之哼了聲。

  「少往自己臉上貼金,誰當你這個戀童癖是朋友?」知之站起身,走到夏洛克的床畔,夏洛克仰起頭,和他對望著,「不過,看在你被追殺的慘況讓我心情愉悅,這次就算了。」

  他別過頭,不理會念長在他背後的笑聲。

  「Welcome to return, Sherlock Fretes.(歡迎歸來,夏洛克․弗瑞泰。)」

  他說,對著夏洛克伸出手,忽然咧唇一笑:「I'm overjoyed to see you.(見到你的喜悅超乎一切。)」

  夏洛克笑了,終是回握住他的手,「I had no idea that you would be so affected, my dear Fellow.(想不到你有這麼多愁善感,我親愛的老朋友。)」

  服務生敲了門,把先前點的晚餐送進房間裡,四人才注意到時間已經不早了,平安夜就這樣悄悄過去。念長語帶遺憾地說:

  「可惜我們的假只請到二十六號,耶誕節一過就要飛回台灣了,要是能夠再多待幾天,讓夏洛克先生帶著我們遊覽倫敦的話,一定比看著旅遊書玩更有趣吧?」

  夏洛克誠懇地說:「要是你們願意來參加明晚……啊,恐怕已經是今晚了,Roman Knightly的耶誕晚會,那會是我的榮幸。」

  他望向一直坐在他身邊的善存,微微一笑。

  「特別是你,親愛的愛蜜莉。」

  善存沒有開口,只是欲言又止地看著床上的傷患。夏洛克便對念長說:「我有個小小的請求,能讓我和愛蜜莉單獨相處一會兒嗎?一下子就好。我已經為兩位在一樓的Lounge Bar裡預定兩人份的燭光晚餐,請跟門口接待的服務生報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念長和知之對看一眼,善存的手還搭在夏洛克的斷腕上,也詢問地看了他們一眼。

  知之冷冷地說:「你想和愛蜜莉說什麼,沒理由我和念不能在旁邊聽……」但他還沒說完,已經被念長一把拉住上臂,一股腦往房間門外拖。

  「既然這樣,你就和善存慢慢離聊吧,夏洛克先生。我們晚點再上來接他。」

  知之忙扭頭罵道:「你在幹什麼?念,一頓燭光晚餐就把你收買了嗎?」

  念長苦笑著看著他,「別這樣,小知。你沒聽說妨礙別人談……唉,總之,善存好不容易才見到夏洛克,就讓他們敘敘舊不是很好嗎?」

  「最好那個英國佬只打算要敘舊……」知之還沒說完,念長已經先把他置放到門外,作勢要帶上門,知之只好對著門內喊:「愛蜜莉,如果這個變態大叔要對你做什麼奇怪的事,記得大聲叫救命,懂嗎?我會讓服務生……」但門已經關上了。

  門闔上後,房間裡只剩善存和夏洛克兩個人。氣氛一下子寧靜下來。

  「哈,哈哈,知之還是老樣子,真的很會擔心人呢……」善存先開了口,他坐在床邊的凳子上,雙腿併攏,雙手擱在膝蓋上,顯得有些侷促。

  夏洛克忽然伸出手。善存睜大眼,看著夏洛克的指尖碰觸他的額髮,繞了一圈,把頭髮繞往他的耳後。

  「愛蜜莉。」然後那雙綠色的貓眼凝視著他,「我好想你。」

  善存眨著眼睛,感覺有什麼東西蹲在胸口,很淺很淺地跳動著,卻遲遲未能破胸而出。他吞了口涎沫,「我、我也很想小克啊,哈哈。」他說。

  夏洛克的眼睛仍舊望著他,他忽然俯下身,湊近善存的臉龐。善存大概也知道夏洛克想做的事,他稍微縮了下身子,但沒有躲。夏洛克的唇瓣貼在他的唇上,和記憶中一樣溫暖黏膩,但也比記憶中來得保守許多。

  夏洛克淺淺地吻了他。善存看著夏洛克離他極近的臉,呆呆地沒有說話,夏洛克的手仍舊停在他的髮梢上,看見他呆愣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聲。

  「說來慚愧,其實我被Lan打昏關起來之前,我正打算開車偷跑去機場。」

  夏洛克低聲地說著,像在訴說一件難為情的秘密,儘管房間裡根本沒有別人。

  「那時候剛開完會不久,我在車上看你送給我的那個鍊墜,忽然想你想到不知如何是好,就叫司機掉頭,明明知道接下來還有重要的股東例會,卻還是做了這種孩子氣的事。Lan會生氣成這樣也是當然的。」

  善存沒有答話,夏洛克又繼續說:「被關著那段時間,我滿腦子想的都是你。說真的,在台北和你分別之後,我有一陣子覺得我們好像又回到過去,那段只有通信的筆友光陰。我本來以為我們會一直就保持這樣下去。」

  夏洛克忽然伸出沒斷的那隻手,從後摟住了善存的背。

  「但是在電話裡聽到你的聲音、得知你在倫敦的消息……還有在海德公園看見你本人時,我那時候以為我已經不在這世上了,是上帝派遣小妖精給我最後的幻影。我才知道你在我心裡頭,遠比我以為的還要重要太多。」

  「雖然理性上知道把你留在台灣,留在那個生養你的故鄉,讓你的朋友、你的家人陪著你,讓你依著你所本期望的方式長大,對你而言會好得多,我想你本人也希望如此。所以一直沒有對你說些讓你為難的話。」

  夏洛克像是開了閥似的,一股腦地傾倒著。

  「但是經過這些事情,我想開了,搞不好明天我就會因為不明不白的原因死去,既然如此就把話全部說出來,否則我一定會後悔莫及。愛蜜莉,我想要你……我想要獨占你,儘管知道這種想法純粹出於我的任性,但我還是……想把你留在我的身邊。」

  他的手從善存背上滑下來,勾住了他的五指。

  「留下來好嗎?愛蜜莉……不,善存。為了我而留下來,留在英國好嗎?」

 

 

*

到下週一前停載,所以多發一章。等我一下,我下週一就全部考完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hendral 的頭像
cathendral

蔚藍定理 Cathendral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Pei
  • 作者好棒QQ!!!!!!!!!
    請加油QQ!!!!!!!!

    夏洛克的話被知之聽到的話一定會被掐爆……艸
  • 他的存在本身應該就會被知之掐爆了...XD"

    cathendral 於 2012/06/17 09:52 回覆

  • tomroyfannie
  • 作者大人考試加油~~~

    話說一直覺得亞利斯是一個赤裸裸的把他的惡全部盡顯出來的"普通人",一般可能我們都會受限於各種原因不會把太醜陋的那一面表現出來,但他就是直接到一個極致,看似很多行為是很瘋狂但說不定他只是把大家不敢做的事情全部搬出來降,不過基於私心還是無法原諒他對小克跟知之說的話> <

    小克替念知安排的燭光晚餐來的真是時候,一舉兩得XD,如果讓善存穿Roman Knightly的女裝參加耶誕晚會我看全場的目光應該都會被他吸走(流口水ing~)
  • 我覺得他很有當心理醫生的潛質XD"
    小克深諳收買岳父大人的方法,然後收買岳父就等於收買岳母了......

    cathendral 於 2012/06/17 10:37 回覆

  • 唷唷
  • 能夠平安無事真的是太好了呢!
    作者大人考試加油!!!=)
  • 謝謝:D

    cathendral 於 2012/06/17 10:37 回覆

  • shwerzherz
  • 亞利斯才是真正的嘴砲吧......
    我覺得他要求知之的事,自己也都沒有做到啊。
  • 這是他的技能XD"

    cathendral 於 2012/06/17 10:51 回覆

  • 哇哩咧
  • 很久沒浮出來,要說的卻是很沉重的話……

    對勇敢的人說「誰誰誰沒辦法,你可以是因為你很勇敢……」
    其實是非常殘忍的事
    因為很多時候,有些人是不得不勇敢
    他們努力守住心中最後底線
    不斷與現實妥協
    最後只剩一具空殼活著
    卻要被人指責誰叫你這麼勇敢……
    好吧,Lan沒把夏洛克大卸八塊真是客氣了!
  • 小克的意思應該比較接近要知之體諒軟弱的人這一塊...
    雖然知之應該也還是不以為然吧XD"

    cathendral 於 2012/06/17 10:52 回覆

  • 心一
  • "extraordinary"

    作者大人考試加油!!
  • 我真的是錯字大王QQ,謝謝!!

    cathendral 於 2012/06/17 10:53 回覆

  • tomroyfannie
  • 我又來多話惹> <,"那時候剛開完會不久,我在車上看你送給我的那個鍊墜,忽然想你想到不知如何是好,就叫司機掉頭,明明知道接下來還有重要的股東例會,卻還是做了這種孩子氣的事。" 其實只是想該一聲這段好萌>///< 身為總裁的任性?! 不過想想小克這輩子真的很少很少做出違背他們家族期望的事吧...他能真正照著自己意願做的大概只剩下跟善存有關的所有事情了...(莫名的感傷起來我到底是...遮臉> <)
  • 小克只有他的下半身不受家族管轄XD"(咦?)

    cathendral 於 2012/06/17 10: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