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我一下!」

  綠精的動作非常之快,從人群的腳邊竄過,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它的存在。善存一路上被絆倒不少次,但他直覺地認為自己非跟上去不可。

  他想起知之對他說過的話:綠精多數時間以捉弄人類為樂,但興致來時也會幫助我們。善存覺得自己很像某個英國故事裡的小女孩,追著兔子回到兔子洞的那個。

  綠精轉過旋轉木馬的街角,消失在霓紅燈光的那頭。善存追得滿身大汗,不得不停下來喘氣,他脫掉兔毛氈帽,雙手扶著膝蓋張望了下。

  這裡好像是海德公園的邊緣,四處是蓊鬱蔥榮的大樹。迎面而來則是修剪成方型的綠色草叢,每個草叢都有一個半的善存高,彎彎曲曲地橫亙在眼前。善存好半晌才理解到這是個花園迷宮。

  有隻鴿子從草叢竄高,把善存嚇了一跳。他回頭一看,摩天輪已經在身後很遠的地方,而綠精似乎鑽進了迷宮裡,早已不見蹤跡。

  善存沒辦法,他找到迷宮其中一個入口,小心地走了進去。

  天色已經十分暗了,雖然有遊樂園的探照燈,這裡還是顯得光線幽微。善存在轉角碰見一對情侶,正捱在草叢裡親親熱熱,男的似乎正打算把女的上衣剝掉,善存的出現把他們兩個嚇得不輕,男的一邊罵著英語髒話一邊拉著女的匆匆離去。

  善存有點臉熱,自從和夏洛克有那麼一段後,他對那種事情漸漸也理解過來。國中時雖然交過幾個女朋友,但善存現在回想起來,那些女孩子和他都比較像朋友。

  至少那些女孩不會脫他的褲子,也不會用那種方式吻他。不會用露骨的方式看得他渾身發熱,不會跟他講講話下體就硬了。

  善存其實多少懂得,知之老是掛在嘴邊的,夏洛克對他心懷不軌什麼的。

  說真的善存也有點害怕,但不是害怕夏洛克真的對他做什麼,而是覺得如果放任事情這樣發展下去,好像有什麼東西會永遠回不來了似的。

  善存轉過一個樹叢,是死路。死路上還放著假的小丑人偶,善存驚嚇之下只得調頭往另一端走,迷宮裡似乎沒有其他人,四周只有風撫過樹葉沙沙的聲音。

  他捱著牆慢慢走著,想著要不要給知之他們打個手機,轉頭忽然發現旁邊較低矮的草叢裡,好像有東西在發光。善存一時好奇,就走到草叢旁彎下身,伸手想去撈那個東西。但那個發光的東西掉得太深,善存整個人都捱到上面去了,還是撿不到。

  善存越撈身體越傾斜,加上他一手還抱著大熊,一下子重心一個不穩,就往草叢裡頭倒頭栽。

  他慌亂地想扶住什麼,但身子一晃就接觸到一樣溫暖的東西,感覺像是人的臂彎,穩穩地讓人安心無比。

  善存一怔,總覺得這樣的場景似曾相識,身後的體溫也似曾相識。他卻不敢肯定,畢竟他人在英國,一個魔法的國度,他深怕一眨眼,眼前的景象就散了。

  夏洛克單手托著他,從上方凝視著他。良久沒有人說話。

  「嗨。」結果是夏洛克先開了口,「好久不見……你好像變輕很多呢。」

  善存聽著對方力持鎮定的嗓音,他沒有像上回在學校裡一樣用公主抱的方式,雖然只用單手,善存仍然能清楚地感覺到這個人的體溫、這個人的氣息透過掌心,一點點滲透到他的身體裡,讓善存原本僵硬的細胞甦醒開來。

  「小克……」善存張開口,卻發現自己聲音啞了,「夏洛克。」

  「嗯,是我沒錯。」夏洛克笑笑,他仍舊壓抑著聲線,善存見他抬頭看了眼海德公園池邊的立鐘,「還有十五分鐘,好在我總是沒遲到得太過分。」

  他忽然在草地裡跪倒下來,善存也跟著他一起倒在地上。善存只感覺自己被什麼大力拉過去,然後臉頰便撞上一樣硬實的事物,夏洛克把他摟進胸膛裡,嗓音終於潰堤。

  「生日快樂,愛蜜莉。」善存聽見夏洛克嗓音沙啞著,「天呀,這一定妖精帶來的奇蹟,我沒想到還能當面和你說這句話。」

  兩個人就這樣在草叢裡相摟良久,就和善存剛看見的那對情侶一樣……不,還是有點不一樣,至少夏洛克各方面都很規矩,除了單手抱著他外什麼也沒有做,甚至連給他來個吻都沒有。善存臉熱地想。

  「對不起,沒辦法吻你。」夏洛克似乎完全洞悉善存心中所想,淺淺喘息著,「我怕吻了之後,我會克制不了自己……而我現不太能夠……」

  善存渾身發燙,好不容易從乍然重逢的衝擊中緩過來,他注意到夏洛克似乎在喘息,跟在電話中一樣。他從夏洛克懷中掙扎著跪直起來,反過身來按住夏洛克的肩。

  「小克……你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善存總算想到自己該說什麼了,「知之說你被人關起來了,還有人要殺你,是真的嗎?」

  夏洛克沒有回話。善存越問越感到不對勁,這裡光線不足,善存無法看清夏洛克全盤狀況。探照燈的餘光下,善存只看見他還穿著西裝外套,裡頭的襯衫滿是皺折,褲子上和臉上都髒兮兮的,彷彿到鬥牛場之類的地方打過一架似的。

  更令善存驚悚的是夏洛克的手。善存這時才有餘裕觀察,只見他的右手呈不自然的方向往外扭曲,腕骨上鮮血淋漓,不用看就知道是斷了。善存現在明白夏洛克一直用單手摟著他的原因了。

  「夏洛克,你受傷了嗎?」

  善存忙扶住他,因為他發現夏洛克忽然軟倒下來,往草叢的方向,「呃,是怎麼傷成這樣的啊?你跌倒嗎?從高的地方掉下來?你……你從昨天開始就受傷了嗎?為什麼不去醫院呢?我、我幫你打電話給知之他們好不好?」

  他一連疊的問題,夏洛克都沒有答話,只見他靠在一人半高的草叢上,半閉著眼睛,淺淺喘息著。善存手忙腳亂地拿起手機,還差點因為過於慌亂弄掉在地上。

  善存看見夏洛克微微一笑,把掌心擱到他臉頰上,緩緩從上撫到下。

  「我啊……打電話回家了。」

  夏洛克輕喘著,忽然沒頭沒腦地開口。

  「我從那個房間裡跑出來……所以就像一般很久沒回家的小孩一樣,打電話給她,給我的母親。我一直把她當成自己的媽媽,從愛蜜莉……從艾凡吉琳去世之後,她是我在世上唯一的親人。」

  「呃,小克是說那個來我們家的太太嗎?」

  善存雖然聽得滿頭問號,但還是配合著發問了。但夏洛克像是沒聽見他的問題似的,邊喘息邊繼續說。

  「我打電話跟她說……我很好,請她不必擔心。我會照常出席Roman Knightly的耶誕晚會,請她不用擔心……我先打給她,再打給你。」

  夏洛克笑笑,「然後我掛下電話不到半小時,有個小丑打扮的人站在我身後,手上拿著90-Two貝瑞塔,我們公司兼營業務中剛好有進口這種水貨。槍口對著我的頭。好在我從小就不喜歡馬戲團,否則一定躲不過那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槍。」

  善存發現夏洛克在微微發抖,不只是因為冷雨的緣故,他直覺地感到夏洛克很難受,儘管眼角一滴眼淚也沒有。他遲疑地抱住夏洛克的腰,夏洛克便忽然伸出手來,從頭頸摟住了善存,把臉埋進善存的頸窩。

  善存是第一次見夏洛克這種抱人法,即使在海邊那時也沒有。

  「艾凡吉琳走了……我父親不在了,母親也早就不在了……我想我至少還能擁有一個親人。愛蜜莉小的時候,我們常一起到夫人房間,看他替愛蜜莉織圍巾。看愛蜜莉撲在夫人的身上叫她母親,我總是羨慕不已……」

  夏洛克淺淺吸口氣,善存忽然聽到臨近的草叢間有腳步聲。四周一片黑暗,更讓善存分外神經緊繃。

  他想警告夏洛克,但夏洛克還在斷斷續續地說著話,善存感覺他體溫很高,眼神也有幾分渙散。

  「愛蜜莉……你知道嗎?我從小就是被當成繼承人一樣培養長大,從出生開始臉上就烙著繼承人三個字。我沒有上學、沒有交過女朋友,沒有和同伴去酒吧喝啤酒射飛標、也不曾在成人那天跳進海德公園的湖裡游泳……」

  「夏洛克,有人……」善存低喚著,儘管夏洛克的樣子令他十分不忍。

  「我至今為止做的所有一切都和我們家族有關,我從來沒有為自己做過半件事。和你通信是唯一一件,也是最後一件,除此之外我的人生像是為了企業而存在、為家族而存在、為父親而存在、為母親……總之不是為了我自己,不是為了夏洛克這個人。」

  夏洛克還在絮語著,善存聽見腳步聲越來越近,他驚覺地抬頭,從草叢間隙窺見隔壁走道的人影。

  那是個臉上畫著油彩、身上穿著鮮豔小丑服的人,從體型看來應該是個男子。這樣的裝扮在夜裡看來格外可怖。善存清楚感覺自己每根毛髮都矗起來。

  小丑似乎發現善存他們,善存見他設法繞過迷宮,朝這裡走來。

  「但即使做到這種地步……換來的卻是這種結果。我的家庭教師痛恨我、我的妻子說我是個噁心的渾球、我的妹妹在我眼前死去,現在我的母親……我的繼母,我僅存的親人,也決定找個什麼人來殺死我。」

  夏洛克從喉底發出笑聲,很輕很輕,「連身為外人的Lan都覺得我可憐,不惜做出那些事情來,也不想讓我知道要殺我的人是誰。他真傻,他明明知道我的個性,那只會讓我更想知道真相而已。」

  善存眼看小丑繞過了草叢。夏洛克窩在他懷裡輕笑,善存感覺到他的體溫還在持續升高,伸手摸摸他額頭,果然燙如火燒。

  他扭頭看了眼逐漸逼近的小丑,又看了眼神智昏迷、三句中文裡開始夾雜兩句母語的夏洛克。他微一咬牙,反身把夏洛克沉重的身軀背到背上,為了不碰到他的傷手,善存還小心地把他的手繞到肩前,然後背著夏洛克往迷宮前頭跑。

  「Emily……」夏洛克還在囈語著。他的身高比善存高了足足二十公分,善存幾乎是拖著夏洛克往前跑,沒走兩步就被底下的草地絆了一下,差點跌倒。

  他扭頭看了一眼,小丑似乎也發現他的意圖,邁開腳步追了上來。

  善存全身都處在戰慄中,上回炸彈那件事,由於他從頭到尾都搞不清楚狀況,反而沒怎麼驚嚇到。現在善存清楚地意識到,他背上這個男人的生命,還有他自己的小命,都掌握在他手中。他必須要想辦法離開這裡。

  「夏洛克,夏洛克,你醒一醒。有人,有人在追我們……」

  善存又對著他低喚,背著夏洛克往迷宮外多跑兩步。忽然聽見「咻」的一聲,善存在反應過來之前就嚇了一大跳,因為他腳邊裝飾用的花團忽然凌空爆開,留下一整片殘破的花瓣。

  善存過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那是槍響,不由得整個人呆住了。

  「愛蜜莉,你快跑……把我放下來,到人多的地方……」他聽見夏洛克在他耳邊說著。善存單手扶住迷宮的草牆,深深吸兩口氣,像在告訴自己要鎮定。

  他把側背包和相機都扔在地上,以減輕身上的重量,他用兩手捧著那隻無辜的柏林頓熊,說了聲「抱歉」,忍痛也把它擺到一旁,然後把夏洛克背得更上面一點,開始用盡最大的腳力狂奔。

  善存回頭看小丑又追過來,這回他看清楚了,小丑的手裡拿著一把漆黑的事物,不需要多猜就知道那是什麼。善存過去只在電影和影集中看過那種東西,有時候台灣連續劇裡的拍郎也會拿,但看到實物時還是非常沒有真實感。

  他感覺自己渾身發抖,但發抖之餘,也知道事不疑遲,「愛蜜莉,你快點跑,別管我了,你沒有辦法……」夏洛克還在叨叨絮絮著,善存難得打斷別人的話頭。

  「不要小看我,小克。」善存咬住下唇,看了眼公園裡已經快走到午夜十二時正的指針,「……我也是成年男人了,不是小孩子了。」

  他感覺夏洛克在他背上怔了下,但善存無法跟他多做交談,拿著槍的小丑發現善存他們的所在地,發足追了過來。善存忙邁開腳步逃跑,一邊空出手來聽手機,手機鈴聲響了約莫三十秒鐘,卻沒有人接聽,讓善存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善存看見轉角有地燈的光,他剛才走進迷宮時也看到有一個。看來地燈是在迷宮出入口才有設置,善存心中大喜,忙背著夏洛克踉踉蹌蹌地往那裡跑去。

  卻聽「咻」的一聲,又是一花叢在身邊爆開,這回離善存極近,幾乎擦過善存的身體。善存受到驚嚇,腳下一個不穩,竟往前滾了一圈,整個人跌了個驚天動地。他背上的夏洛克被甩到一邊,善存本人也在地燈旁滑壘倒了下來。

  「唔……痛痛痛。」

  善存撫著腰椎,從草地上緩慢地扶牆爬起來,第一刻便撲過去護住似乎已經失去意識的夏洛克。

  但下一秒善存耳邊又傳出炸響,他驚恐地抬頭,小丑不知何時已追到通道口,他單手握著槍管,善存發現他這一槍開在夏洛克腳邊,動作熟練而毫不猶豫。

  善存想他要不要安撫對方,說些「有話好說」之類的圓場話。但看小丑油彩後一臉無機質的表情,善存就知道這些話不合時宜。

  怎麼辦?善存坐在夏洛克身前,看著逐漸朝他逼近的槍管,腦袋裡閃過過去十八年活在世上的種種。他和Jellicle團的每一次團練、每一回公演,和念長出去遊山玩水、在知之的房間打屁玩電動,補考時阿傳陪著他向羅賓死皮賴臉,還有期末考前夕,J團的人一起在阿傳家開讀書會,雷爺還睡倒在桌底下,被喬治他們用襪子薰醒……

  嗚,果然還是很捨不得死啊……善存在心底默默地想著。

  善存把背貼緊夏洛克,閉上眼睛等待下一聲槍響。

  *

  知之在念長身後停下了腳步。

  念長注意到知之的動作,跟著他停了下來。他們已經接近海德公園的邊緣,中間念長只要看見穿著鮮豔的人就會抓過來看一看,嚇到不少冬季遊樂園的員工。人群在他們周圍流過,知之幾次試著撥手機給善存,但一直沒有人接聽。

  念長看知之忽然停住不動,把手背壓在唇上,不禁問:「怎麼了嗎,小知?」

  知之喃喃出口,「如果說,Ranlady夫人要殺夏洛克的話,為什麼不在他在台灣的時候動手……?」他自語著。

  念長一時反應不過來,知之眉頭深鎖,又說:「夏洛克不告而別,又行蹤不明,按理說那是最好下手的時候。沒理由特別等他回到英國,在這麼多人矚目的情況下,如果夏洛克被刺殺,無論凶手是誰,警方一定會加緊調查。」

  知之開始在原地打圈子。念長平常也習慣他這樣子,只是耐心地等待著。
  
  「那和Ranlady原本希望的,隱身幕後目的完全不符,這個行動太不合理……」

  知之喃喃自語著,「更何況夏洛克會這麼快回倫敦,還是因為那位夫人的緣故,如果她覺得夏洛克是個威脅,那麼放任他留在不知名的南國不是更好?這個女人的行動和目的顯然完全矛盾。」

  「呃,會不會是因為那位夫人很痛恨他?我是說夏洛克。」念長幫著知之猜測,「所以才會希望他在大庭廣眾下被刺殺?好讓他出醜還是什麼的。」

  他做好被知之罵笨蛋的準備。但沒想到知之聽了他的話,竟張大了眼睛。

  「他就是希望看起來像這樣子。」知之沒頭沒腦地說,他叫出來,「你說的沒錯!念,他就是希望事情看起來像是這個樣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thendral 的頭像
cathendral

蔚藍定理 Cathendral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SS
  • 成年的艾蜜莉帥氣度滿分啦~!!!!>\\\\<!!!!!!!(嚴重偏袒
  • 讓他帥氣一下以免連作者都忘記他是個好男孩了XD"

    cathendral 於 2012/06/14 18:40 回覆

  • tomroyfannie
  • 嗚嗚嗚嗚嗚,夏洛克阿> <,看到他說自已沒有朋友然後連LAN都覺得他很可憐那邊我直接淚目T_____T 善存你真的好棒,要平平安安一起跟小克參加耶誕晚會,給Ranlady一巴掌阿!!!!!!!!!!!!!! (太激動QAQ)

    話說念長的直覺真不是蓋的,在本篇猜密碼的時候也是~GJ!!!
  • 很快就到歡樂耶誕晚會了,其實很不習慣寫抑鬱的劇情:)
    他的直覺是他唯一的優點(白目特有技能?XD")

    cathendral 於 2012/06/14 22:39 回覆

  • 唷唷
  • 喔喔喔天啊我不敢看了(遮臉)
  • 這段很快就過了:)

    cathendral 於 2012/06/14 22:40 回覆

  • shwerzherz
  • 也太緊張了>""<
  • (pat pat)

    cathendral 於 2012/06/14 22:40 回覆

  • tbmip
  • 看完18後,

    默默覺得自己冷淡小克真的太殘忍了....

    看本文時總覺得他太強大了,有錢有勢又有臉蛋!

    而且這麼輕鬆簡單地就跟大家心愛的愛蜜莉兩情相悅~

    心中有些忌妒跟看不爽他!(一咪咪而已....)

    但現在知道他其實很可憐,活的一點自我都沒有~

    又沒有媽媽愛,心疼阿~~~~~~~~~~~

    好吧~決定真心祝福你跟愛蜜莉~

    快來台灣跟愛蜜莉同居吧! 遠離英國那個傷心地~

    另外~作者大人親親,番外確定是20篇會完結嗎?

    我好想看到甜甜....甜死人的念知喔~~~~~~~~





  • 番外應該會在25回完結...
    念知大概很難到甜死人的地步,但稍微甜一下應該是沒問題:)

    cathendral 於 2012/06/17 10: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