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失去這分距離同時,就代表著失去那個少年,這代價未免也太巨大。知之不清楚自己是否準備好承受這份代價。

  他們在傍晚時分抵達位於倫敦西區的海德公園。海德公園是十八世紀以前就存在的綠地,從前是英王的獵場,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甚至舉辦過知名的第一屆萬國博覽會。從前是屬於王公貴族們的花園,現在則開放給一般民眾休憩遊覽用。

  海德公園就在泰晤士河東面,最知名的就是公園偏西的大湖。注入泰晤士河水,平常是凶暴的天鵝和綠頭鴨的遊樂場。

  但這幾年耶誕節前夕,海德公園都會舉辦盛大的遊樂園活動,讓遊戲業者進駐。

  只見入園的地方用斗大的霓紅字體寫著「Happy Winter's Land!」,裡頭滿是琳瑯滿目的遊樂設施,四處可見小販、小丑和各色街頭表演藝人在人群間穿梭。而倫敦的父母們穿著厚重的冬衣,牽著小孩等待著瑞雪,歡慶耶誕節的來臨。

  裡頭的遊樂設施一樣不少。善存才從地鐵上來,就不由得看得呆了,從雲霄飛車、旋轉木馬、咖啡杯、驚嚇屋這些傳統的遊樂設施不說,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那個在遠方閃爍著、約有五層樓高的摩天輪了。

  有個小孩從善存身邊跑過,差點把善存撞倒。知之從善存身後跟上,伸手扶住他的肩,他看著善存一臉傻掉的表情,吐口氣說:

  「就是這樣才不讓你跟來。別忘了我們是要找夏洛克那傢伙,不是來玩的。」

  他看著善存警告,「園裡很可能已經危機四伏,千萬別離開我和念身邊,明白嗎,愛蜜莉?」

  善存忙點頭,他又看了眼那些五光十色的遊樂設施,有個小丑正在不遠的前方發送汽球。他不禁想要是夏洛克安然在這裡的話,和他一塊去玩不知道有多開心。

  那邊顯然有個男人也在想相同的事。知之還在對著冬季遊樂園的地圖,念長不知何時已拿了兩支冰淇淋,他把一支遞給還在東張西望的善存,一支竟遞到知之面前。

  知之為之氣結,「所以我說,我們不是來玩的。而且冬天吃冰淇淋,你是笨蛋嗎?」

  「就算是來救人,也不必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緊繃啊。」

  念長笑笑,又壓低聲音,「夏洛克先生在這裡嗎?」他問。

  知之瞪了他一眼,終是接過了冰淇淋,這才微一點頭。

  「手機遺落在Hyde Park的南方,剛Lan也在電話裡說,他把夏洛克安置在希斯羅機場附近,這樣按照地理位置,夏洛克應該要先出現在公園的北方才對。但我想那傢伙逃脫後,很快發現手機上裝有發訊器,所以他特意繞到南方來,把發訊器拋棄在那裡,然後再折回來,讓追趕他的人以為他已經穿過海德公園逃跑了。」

  知之環顧一眼遊樂園,好幾個褐髮碧眼的小孩從他們面前廣場跑過,大叫著「Merry Christmas!Merry Christmas!」,他繼續說著:

  「而這地方人多,又到處是小孩子和遊客,歹徒就算想要對他做什麼,也會因此綁手綁腳。那傢伙如果不挑這地方躲藏,就是我高估他的智商了。」

  善存拿著冰淇淋走在前面,念長和知之走在他後面,他們穿過一排形形色色的賣店,有個男孩正在玩用沙包丟倒木瓶子的遊戲,全部擊倒的話就可以換一隻柏靈頓熊回家。

  善存停下來盯著那隻柏靈頓熊看,念長便看著他的背影開口。

  「可是小知,有件事我一直很疑惑。」念長說:「如果真有人要殺夏洛克先生,而Lan發現這件事,那照理說Lan直接跟夏洛克先生說就好了不是嗎?但Lan卻把夏洛克先生關起來,還關了整整三個禮拜,有需要做到這種程度嗎?」

  知之「嗯」了一聲,他忽然走向前,把一枚硬幣按到攤子老闆手裡,然後拿起一個沙包用力一扔,結果不但沒扔到木瓶,反而砸到旁邊正要丟沙包的小男孩。小男孩氣得用英文髒話罵他,知之不由得臉紅了,吶吶地放下沙包轉身。

  「這個問題我也想過,我想Lan會選擇這麼做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他不想讓夏洛克知道那個想殺他的人是誰。」

  知之說,念長怔了下,「不想讓他知道?」

  「嗯,我想Lan多半在一些偶然機會下,他好歹過去也是MI6的幹員,而且保鏢這種工作,也會額外知道一些旁人不知道的事。他知道某個人有殺害夏洛克的計畫,就在今年Roman Knightly的耶誕晚會上。但他知道如果把這件事和夏洛克說了,夏洛克一定不會甘心乖乖躲起來,他會情緒激動,甚至可能跑去找對方理論,反而更增加危險。」

  念長一邊聽著,一邊也付了錢給老闆。他拿起三個沙包,對準木瓶只扔了一次,沙包應聲擊中五個木瓶正中心,木瓶頓時在檯上散成一片。

  老闆和善存和攤子裡的其他小男孩都目瞪口呆地看著,好幾個小男孩還伸出手來大聲鼓掌。老闆把有半個念長高的柏靈頓熊從架上抱下來,慎重地交給念長。念長就把他遞到呆愣的善存手裡,又轉回來面對知之。

  「那這個人到底是誰?是我們認識的人嗎?」他問知之。

  知之淺淺吐了口氣。「說認識也不盡然,我們和她有過一面之緣。我想,想殺害那傢伙的人,就是他的繼母,那位優雅的夫人。除此之外不會有別人。」

  念長大感意外,「是Ranlady夫人?」

  知之點點頭,看了眼正在檢視手裡柏靈頓熊的善存。

  「我不知道他們家族內部發生了什麼事,但那位夫人既然能為了嫁進弗瑞泰家,拋棄他的親生兒子一次,就有辦法再對另一個兒子做第二次。新聞上不是說她和許多董事關係匪淺,恐怕早有勾結。」

  知之聳聳肩,「那個英國佬,平常是精明的要命沒錯,但只要碰到妹妹相關的事情就像小孩子一樣天真。他一廂情願地把妹妹的母親當作自己的母親看待,但對方可能完全不這麼想。」

  三個人走過遊戲攤位,走進燈光璀燦的遊戲區,原先海德公園的湖面如今設置了遊船,不少人攜家帶眷在湖邊排隊。摩天輪就在湖岸旁,同樣是大受歡迎,還有不少情侶手牽著手在路旁,趁著夜色在樹下擁吻對方。

  念長避開目光,看著同樣也有幾分尷尬的知之,又問:「但是我不懂,就算把夏洛克先生藏起來也沒用啊,如果晚會上沒有成功,Ranlady夫人也很可能再做第二次不是?」

  知之在湖邊停下腳步,「嗯,所以Lan才想了那種大膽的計畫。」

  他沉吟著說:「我們在新聞上看到的那個夏洛克,應該就是Lan扮的。他應該是跟主辦人說,如果執行長不出席的話會造成騷動,徒增一般投資人的不安,他長期跟在夏洛克身邊,熟知他的舉止,扮女裝也是Lan擅長的,這個天賦用在晚會上剛好之類的話。」

  「Ranlady夫人一直隱居狀態中,我想這次的計畫,她也不可能自己下手。事實上根據新聞,那個女人可能今天才剛抵達倫敦的弗瑞泰家宅,無法掌握第一手的情況。」

  念長瞪大眼睛,「所以Lan先生把自己當誘餌,是這樣嗎?」

  知之點點頭,「如果夫人真的誤以為夏洛克已經歸來,而下令動手的話,事情就會在耶誕夜那天曝光,警場也會介入調查。像Ranlady這樣精明的女人,肯定不會讓自己在第一線留下馬腳,會有人被揪出來做戴罪羔羊。我想Lan的本意也不想和她正面起衝突,畢竟她是夏洛克的母親,他希望她自行放棄,讓整件事情就這樣落幕。」

  遊樂園裡的人越來越多,過節的氣氛也越來越熾,知之手裡的冰淇淋已經開始融了,逼得他只好意思意思地舔了兩下。

  「我想Lan自己也打算,經過這件事情後就要辭職不幹了。我想Ranlady之所以非得挑在耶誕晚會上下手的原因,是因為平常Lan都跟在夏洛克身邊,要下手很不容易。這是Lan對夏洛克最後的盡忠職守也說不一定……」

  知之說著,冰淇淋融化流到手腕上,他便舉起手腕,伸舌將白色香草冰淇淋殘餘舔去。抬頭才發現念長一直凝視他的動作,從這男人微紅的耳根就可以知道動機不純。

  知之放下冰淇淋,念長也有點不好意思,別開視線說。

  「但是你現在又說夏洛克先生有危險?那又是怎麼回事。」他問。

  「我想夏洛克脫離Lan的掌握後,應該不可能不回去家裡一趟。恐怕是在那裡被人目擊了,對方知道計畫敗露,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幹掉落單的夏洛克。」

  知之吐了口長氣,神色有點無奈。

  「照Lan的說法,那個笨蛋身上帶傷,恐怕能逃的距離有限。再不找到他的話,只怕事態嚴重。」

  念長看知之凝著眉頭、神色凝重的樣子,忍不住說:「小知……真的很關心夏洛克先生呢。」

  知之看了他一眼,沒有吭聲,半晌才慢慢地說:

  「那個英國佬,要真是出什麼事的話,愛蜜莉會哭的。」

  湖邊架了座巨大的電視牆,上頭播放著贊助商的廣告,間或夾雜著ITV的晚間新聞,知之看了電視牆一眼,又回頭看了眼被燈光點綴得有如白晝的湖面,跟著視線上移,定在那個用燈光排成「Merry X'mas」字樣的摩天輪上。

  他忽然想到什麼似的,一把握住念長的手腕。讓念長一怔。

  「走。」知之幾乎用命令的語氣說:「我們去坐摩天輪!」

  念長大吃一驚,雖然知之握著他手讓他受寵若驚,但說他們不是來玩的人不就是知之嗎?但念長還在震驚知之原來這麼喜歡摩天輪這件事,已經被知之一手一個,往摩天輪的排隊人群中拖去。

  摩天輪的隊伍不長,那和座次多也有關,念長他們很快排到前頭,但一個車廂只能坐兩個人。

  善存看念長望了他一眼,就對知之搖搖手,「呃,你、你們坐吧,我有點怕高。我會在下面乖乖等你們。」他抱著新入荷的威柏靈頓熊說。

  知之還來不及表示意見,摩天輪是不等人的,已經被念長拖著坐進車廂裡,服務人員隨即關上玻璃門。

  門一關上,知之立刻站起身,站到了全透明的車廂落地窗前,俯視著下頭逐漸變小的海德冬季樂園。

  「太好了!看起來高度足夠,等升到最高點時,就能看清楚整個園區的情形。念,你視力比我好,你來看看園區裡有沒有什麼容易藏人的地方?」

  念長愣了一下,這才明白知之拉他來坐摩天輪的用意,「原來是要找夏洛克先生啊……」他喃喃說。

  知之一愣,他稍微從尋找夏洛克的思緒中退潮,才意識到車廂裡只有他們兩人,不到一個張臂的密閉空間裡,連對方的呼吸聲都清晰可聞。

  知之不由得有點窘迫,念長坐在他對面,雙手乖巧地擱在膝蓋上,似乎也有一點侷促。昨晚發生那些事情後,知之和念長去車站接完善存回來,知之就一如往常地回自己的房間,隔天醒來誰也沒多說什麼,就像沒發生過那些親密接觸一樣。

  這是那之後兩個人第一次獨處。念長挪動了下過長的腿,知之隨即一顫,下意識地往他那邊的椅墊縮了下,但念長只是把他的左腿跨到右腿上,沒有其他額外的動作。

  這讓知之有點臉熱,彷彿是自己意識過度那樣。他別過頭,看著逐漸升高的車廂,隨著高度提升,能看到的景致也越發完全,除了下方遊樂園的燈海,遠方的倫敦夜景也隱約可見。霧氣在夜裡更加朦朧,燈光就透過大霧隱隱約約透出來,一派羅曼蒂克。

  念長忽然直起身,知之一驚,想說念長應該只是換個姿勢,想裝作淡定的樣子。但念長這回真的朝他挪過來,小小的車廂根本避無可避,念長的屁股落坐在他身邊的椅墊上,念長的手臂環住他的背,手指捏住他的耳殼,在知之反應過來前,念長的唇理所當然地貼上他的唇,然後是意味深長的吻。

  知之怔愣地被吻了五秒鐘,才抓住念長的手腕,讓它以違反人體功學的方向扭往車廂頂。

  「徐……念長,你在幹什麼!」知之一邊把念長推開,一邊罵著。

  念長也沒有堅持,他用手背抹著唇,緩緩退回他那頭的椅墊上,用比以往都還平靜的神情望著知之。

  知之被他看得膽顫心驚,比那天晚上在房間裡還要不自在。他清楚感覺自己心跳飛快,幾乎要撞出胸膛來。

  「吻你。」念長照實答。知之的臉頓時紅得發燙。

  「昨天晚上……關於昨天晚上的事情。」

  知之意識到自己得講些話,否則這個車廂會熱到燃燒起來。

  「昨天晚上,我只是……我只是一時受了驚嚇。你知道,綠藻忽然吻我,又遇上那種事,這幾天我又一直沒睡好,我昏了頭,腦袋沒辦法思考,你又在那裡發神經,我一時有點慌亂,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我是說,我並沒有要向你表示什麼的意思,我只是很單純的……不知如何是好。」

  大概是念長太過冷靜,而且安靜,一雙黑色的瞳仁始終直勾勾地凝視著眼前的自己,知之頭一次覺得自己連話都不會講了。

  「就算真有什麼意思,也只是要跟你把誤會講清楚,只是想讓你理解,我、我並沒有討厭你什麼的。畢竟是我說要做朋友的,你說的也沒錯,我不該一邊說要當朋友,一邊又什麼都憋在心底,有些事情你有權利知道。」

  知之覺得他快受不住念長的沉默了。

  「……可能還有一點想要洗去那些記憶的念頭,我不知道,我只是想如果有另一個人,另一個男人……碰我的話,說不定我就能從那些惡夢之中脫離,真的只是這樣而已。」

  念長總算開口了,「但你選擇了我。」他仍舊凝望著知之,「你選擇了我,做為你所說的那個『另一個男人』。」

  「只是剛好。」知之強硬地說著,臉色蒼白,「那個時候在我身邊的只有你。」

  念長的眼神越發深了,「如果那時候,房間裡有我以外任何一個人,小知也會要求他這麼對你做?」

  知之張口,剛要答些什麼,念長卻忽然拉住他的手,把他的掌心貼到自己胸口。摩天輪還在持續上升,知之的體溫也隨之越升越高。

  「不要隨便回答我,小知。」

  念長盯著他,知之從未看過室友如此嚴肅的眼神,甚至可以說嚴厲了。

  「你聽,小知,聽著我的心跳。」

  他緩緩地說:「你應該感覺得到吧?你好好聽著,然後問你自己一個問題:我在你心裡……徐念長這個人在你心底,真的沒有任何一點特別嗎?」

 

創作者介紹

蔚藍定理 Cathendral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唷唷
  • 天啊 好擔心小夏QQ
    不過邊擔心邊看念知也不錯XD
  • 看到有人擔心小夏好高興XD"

    cathendral 於 2012/06/10 09:16 回覆

  • AN
  • (好奇他們會做幾圈摩天輪>///<)(喂)
  • 因為忙著查案,大概只能坐一圈吧...:p

    cathendral 於 2012/06/10 09:17 回覆

  • SS
  • 雖然吱吱可能就是一個需要強迫(?)的人,但有時看念長這樣毛手毛腳還是會好想踹他兩腳呀><
  • 我懂你的意思....(猛點頭握手)

    cathendral 於 2012/06/10 09:17 回覆

  • k
  • 比起神木,我覺得吱吱最喜歡的應該是愛蜜莉→看到第十六集的感想。
  • 一直都是這樣,但礙於倫理不能在一起而已.....XD"

    cathendral 於 2012/06/10 09:18 回覆

  • arkar
  • 看到善存被留在地面有點擔心>"<
    據說在摩天輪升到最高點時接吻會得到幸福(欸)

    不過知之還是要誠實面對自己的內心比較好阿OTL
    "「只是剛好。」知之強硬地說著,臉色蒼白,「那個時候在我身邊的只有你。」"
    這句看得我都為念長心痛了QQ

    另外,想偷偷問,請問念"長" 是唸"常"還是"掌"阿?>\\\\<(小聲)
    我跟同學各有不同唸法很疑惑O\\\\O
  • 沒有特別想的話應該是唸什麼長長上了天的長:)

    cathendral 於 2012/06/10 09:19 回覆

  • tbmip
  • arkar親親
    妳真可愛
    看到妳的留言我笑了
    叫"徐念掌"感覺很好笑ㄝ

    我自己都看成"常",感覺念起來會比較順口
  • tbmip
  • 小知知真是固執啊....
    希望這一次他能誠實面對自己的內心,會對彼此都好。

    雖然失去綠藻會是一個巨大的代價
    但若失去念長那就是不可挽回的遺憾了(我自己覺得啦 哈~)
    不要在小鴨子嘴硬了~~~~
  • 小鴨子嘴硬聽起來好可愛:D

    cathendral 於 2012/06/10 22:33 回覆

  • tomroyfannie
  • 阿~作者大人~想再囉嗦解釋一下,SORRY >"< 上一章我想問的是知之有意識到自己對念長的感覺嗎? 結果這一章念長自己就問了>////< 果真學習之旅沒有白費~話說丟沙包那段念長好帥(羞~)

    Ranlady是個狠腳色......LAN假扮夏洛克要小心> < AND我光腦補夏善玩旋轉木馬就萌到要滿地打滾,本篇他們去海邊玩那段也看了好幾次(遮臉~)
  • 我想知之應該多少有意識到...吧?後面應該會有比較詳盡的解釋:P
    看到有人喜歡海邊那段好高興>/////<

    cathendral 於 2012/06/10 22:33 回覆

  • pia
  • 念知這一對真的讓人好焦急
    可是一想到綠狗狗又很矛盾QAQ
    完全能體會知之的心情啊!!
  • 綠狗狗我也好矛盾QQ

    cathendral 於 2012/06/10 22:34 回覆

  • 唷唷
  • 回過頭來看 突然發現小夏這個叫法感覺好像在叫夏至恆XDDD
    ((夏至恆:誰叫我(探頭)
  • 夏至恆經常錯棚XD"

    cathendral 於 2012/06/10 22:34 回覆

  • 10
  • 好期待接下來啊!(不過請問之知他們為什麼用「歐元」啊?英國還在用英鎊阿)
  • 對不起是我忘了QQ已修正,謝謝你!

    cathendral 於 2012/06/10 22: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