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他家表哥用語重心長的語氣要他自己去逛杜莎夫人蠟像館,善存也這麼做了。事實上那也沒有很難,只是一個人不能拍照比較麻煩一點,但看見他一個人困擾地站在蠟像旁的樣子,有很多好心的老外會主動過來說要幫他,讓善存感受到英國人的溫暖。

  但不知為何幫他拍的人好像都是年紀超過四十的大叔,有的還要求自己加進來攬著他的腰跟他合照。善存為了答謝他們的好心都欣然應允。

  盡情地逛完蠟像館後,本來知之他們說要來館外接他的,剛好外頭也下起了冷雨,善存就坐在已經準備關門的館口,乖乖等待監護人的到來。

  但左等右等都等不到人,好半晌才接到念長一通電話,告訴他出了點事,他可能得自己搭地鐵到旅館附近。但善存問說什麼事,他家表哥卻生平第一次鬧了彆扭,竟然抵死不肯談,確認他會坐地鐵後就掛了電話。

  這讓善存的頭上布滿斗大的問號。但沒辦法,入夜氣溫越來越低,雨勢也跟著加劇,好在善存有知之替他買的羽絨衣和帽子,就算沒傘,走到附近地鐵站也還難不倒他。

  其實善存最近多多少少也感覺到他兩個室友間的小矛盾,畢竟他也十八歲了,也不算太遲鈍。一開始以為他們只是吵架,但很快地善於察顏觀色的他就感覺到不僅僅是如此,知之和他的表哥之間有更多更複雜的牽絆。

  但要說那兩個室友間會變成他和夏洛克那樣的關係,善存想起來仍有那麼點彆扭。他的表哥,還有知之,兩個人相親相愛你儂我儂的畫面……善存在倫敦的冷雨中輕顫了一下,總覺得不太能夠想像。

  善存按照念長的指示,搭上Baker Street地鐵站的車。

  那是善存頭一次下來倫敦最下層的地下鐵,只見天花板低矮、燈光昏暗,乍看上去像個圓滾滾的管子。大概因為是Baker Street,牆上還貼滿了福爾摩斯的剪影。

  善存東看看西摸摸,不自覺又想起夏洛克。想到和他一起把Dr.Watson剖開時的場景,想到牽著他的手、走在夜色中的夏洛克,想到他們去海邊玩耍的往事,想到夏洛克打鼓時的英姿。想到那天在機場裡,夏洛克抱著他,親吻他,承諾他一定會回來的聲音。

  果然說「我會回來」的人,都做不得真吧……善存坐在車廂的板凳上想。這只是一種客套話,像是「再見」一樣,真正的意思是「再也不見」。

  善存拿出手機,發現裡面有阿傳傳來的簡訊。由於念長叮嚀過他國際話費很貴,善存一直不敢隨便打電話回國跟朋友們報平安。

  簡訊裡也很簡單:『英國好玩嗎?我要土產,什麼都行。 阿傳』

  轉到下面還有後續:『PS:生日快樂,雖然有點早,不過我今晚大夜班。等你回國再一起看A片慶祝。』

  善存看了不禁笑出來,想回些什麼,但想起電話費是念長在幫他繳,就忍住了。

  明天就是善存的十八歲生日。十二點過後,他就是成年人了。

  從前每年生日,知之和念長都會買蛋糕和外賣回來,有時候是叫披薩,有時是麥當勞,總之都是善存喜歡吃的東西,然後他們會輪番把準備好的禮物送給他,再替他唱生日快樂歌,看著他吹熄蠟燭許三個願望,非常傳統的慶祝方式。傳統而溫馨。

  同樣的儀式在學校裡也會有一次,阿傳他們還經常辦Surprise Party,整他的方式也千奇百怪,而且善存每次都會被騙。有一次他們設計阿傳故意和他絕交,惹得善存信以為真,躲在家裡偷偷哭到連學都不想上了。
  
  沒問題的,善存看著簡訊告訴自己。

  就算沒有夏洛克……就算他再也不回來了,他還有很多人陪著他。有阿傳、還有知之、還有他全世界最好的表哥。他並不是一個人。

  現在會想夏洛克,會覺得難過,也只是一時的。回憶總是會淡忘的。

  一切都會沒問題的。

  善存的手機響起來,把善存驚醒過來。他嚇了一跳,忙掀開手機蓋子,還以為是念長,沒看螢幕就按下接通鍵湊到耳邊,「喂、喂?念哥嗎?我進地鐵站了。」

  電話那頭卻沒有回話。善存隱約聽見喘息聲,他看了眼螢幕,沒有顯示通話號碼,一種奇妙的預感襲上善存心頭,他的心跳加速起來。

  「愛蜜莉……?」話筒傳出男人的嗓音,極為模糊的。

  善存的心臟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愛蜜莉?善存?是你嗎……?我應該沒記錯你的手機號碼才對,畢竟記憶力是我為數僅有的優點之一。」那個聲音帶著笑意,儘管聽起來疲累至極。

  善存張開嘴巴,「夏洛克……?」

  電話那頭的人笑出聲,「嗯,猜對了。」

  善存幾乎從地鐵的椅子上跳起來,把旁邊一個夜歸的西裝男嚇了一跳。

  「小克!夏洛克……真的是你!」善存激動的話都說不清楚了,「你跑到哪裡去了?你消失了整整一個月,也不打電話,也沒回信,連MSN都沒上,知之他們幫我打電話到你家裡,可是都找不到你!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善存用中文在車廂裡大叫著,惹得整個車廂裡的人都看往他這頭,但善存卻毫無所覺,他發現自己視線模糊,眼眶裡有什麼東西溼溼的。他用手把它抹去,聽見那個熟悉的嗓音在手機那頭流動著:「發生了一些事……我很抱歉,本來想早一點聯絡你的,但因為種種原因耽擱了。愛蜜莉,你過得還好嗎?」

  「我還以為你忘記我了……」

  善存不自覺地嗚咽出口。夏洛克在電話那頭似乎笑了,「忘記你?」

  「知之說……知之說你朋友很多,我只是你隨手……隨手招惹什麼的,他說你回英國就不會理我了。」善存不自覺地把腦子沉澱多時的東西全搬出來。

  夏洛克在電話那頭苦笑起來,「我在你眼裡是這樣的人嗎,愛蜜莉?」

  「因為我……因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啊……」

  善存哽咽著,「我不知道你從哪來……也不知道你做什麼工作,不知道你身邊有哪些人……我只知道你好像很有錢,開了一家公司,好像很厲害那樣……除此之外我什麼都不知道。要是有一天小克忽然消失不見了,我也一點辦法也沒有……」

  善存哭得一抽一抽的,整個鼻頭紅通通的。坐在他旁邊的男士似乎看得心疼,又聽不懂這個小小隻的亞洲人在說什麼,只得好心地從公事包裡抽出一條手帕,遞到善存面前。善存也不客氣地接下了,拿來擤鼻涕。

  「對不起。」夏洛克說著和善存記憶中同樣溫柔的話語:「讓你擔心了,愛蜜莉。」

  大約是夏洛克的聲音太過溫柔,善存的眼睛不由得又酸起來,「那小克現在人在哪裡?在家裡嗎?你回家了嗎?」

  「嗯,說起來有點複雜,老實說我現在是用公用電話亭打給你的。」夏洛克的聲音帶點喘息,像負傷的野獸般低沉,「我現在也並非處於可以好好交談的狀態……只是很想聽聽你的聲音,這一個月來我每天都在想著這件事。唉,要是還能聽你唱首歌就好了。」

  善存聽得似懂非懂,他吸了下鼻子,「你隨時可以打電話給我啊,我平常在學校很閒的……」他含糊不清地說著。

  夏洛克忽然笑起來,「好了,別哭了,你再像這樣哭下去,我怕我真要按捺不住,跳上飛機到台北去抱抱你了,愛蜜莉。 」

  善存又吸了一下鼻子,「不用特別飛來台灣啊,我現在人在倫敦。」

  這回換手機那頭的人大吃一驚,「你說什麼?」

  「嗯,念哥他為了我,把今年的家族旅遊辦在倫敦,我三天前就到了。」善存抹著眼淚說,他屬於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的類型,哭一哭反而覺得舒暢許多。「我們住在那個泰什麼巫師河的旁邊,啊,我剛剛還去逛了蠟像館,很好玩喔,倫敦每個地方都好有趣喔!小克,呃,除了博物館有點無聊啦……」

  「你在倫敦……」夏洛克似乎喃喃自語著,善存覺得手機收訊有點不清,夏洛克的嗓音也跟著變得模糊低沉。

  「對啊,知之和念哥也很擔心你,你要不要……我是說要是你有空的話,要不要來找我們?……喂,夏洛克?」

  手機的收訊越發不清楚,善存發現是夏洛克那頭的問題。而且總覺得夏洛克一直在低喘,嗓音也越來越含糊。他忽然有種不詳的預感,好像這通電話一斷訊,他就再也聽不見那個人的聲音似的。

  「喂?喂!小克?夏洛克!你在聽嗎?」

  地鐵穿過一條漆黑的隧道,手機那頭傳來雜音,善存把手機貼緊耳畔,聽見夏洛克支離破碎的聲音:

  「……生日快樂……蜜莉……恭喜你終於……」

  手機完全斷了訊。善存聽著自動切為機械音的手機,心臟狂跳個不停。

  他忙試著回播電話,卻發現手機無法顯示公用電話的號碼,怎麼打都撥不出去。他耳邊還迴蕩著夏洛克最後的祝福,腦袋裡頓時亂成一團。

  地鐵停下來,似乎是到站了,善存這才驚覺自己完全沒注意坐到哪一站了,站名他已經完全不認識了。

  他忙抓著背包和相機衝出車廂,車廂門在他身後關上,善存汗顏地看著周圍,這似乎是個小站,和他們早上搭過的國王十字站規模有相當的差距。小車站的燈光昏暗,水泥牆上好像還有噴漆,而且時間已經很晚了,幾乎沒幾個人,遠方地板上有幾個把自己裹得像簑衣蟲的流浪漢,而且氣溫很低,善存不由得打了個寒唆。

  得先坐回正確的車站才行……善存手忙腳亂地從背包裡掏出倫敦地鐵圖,那是昨天晚上念長交給他的,上頭密密麻麻的全是英文,善存光觸目就先暈眩了一下。

  他告訴自己要鎮定,把地鐵圖攤開來仔細找著。冷不防有人從後面重重撞了他一下,善存的體型本來嬌小,被這一撞差點飛到鐵軌上去。

  他忙站穩回頭一看,這下心臟都快提到嗓子眼,有群不知道是黑人還是哪國人的男人就站在他背後,他們穿著五顏六色的夾克,有幾個還戴著毛帽。撞他的那個人還是個光頭,身材高大魁梧,讓善存想起了遠在太平洋另一頭的雷爺。

  但這個光頭顯然不像雷爺這麼和善,他看善存嚇呆了的樣子,笑著和背後的同伴不知道說了什麼。善存看他指著自己,轉過來說了一串英文。

  善存當然沒反應,那個光頭就比比自己,又看著他,用充滿調侃的語氣說:

  「Japanese?扣泥舉哇?」

  善存總算聽懂了一點,忙搖搖手。

  「No……No,呃,Taiwan,Taiwan people。」

  光頭不知道是聽不懂善存的英文,還是沒聽過台灣這個單字,也有可能兩者兼有。他轉頭又和後面同伴討論了什麼,那群老外還不知為何爆出一陣笑聲,笑聲還帶著點淫穢意味。善存愣愣地站在那裡,聽見光頭又問他,「Boy?Girl?」

  這個問題善存就專業了。「呃,Boy,I am a good boy。」他善用羅賓教他的例句。

  那群老外發出一聲「Oh」的誇張遺憾聲,那個光頭似乎還不信似的,伸手就往他的胸部摸,另一個戴著毛帽的老外也圍上來,竟然去扯他掛在胸前的相機。善存嚇了一跳,本能地用手護住相機的帶子,地鐵圖就掉到地上,被風吹得老遠。

  「啊……」善存看著地鐵圖拋棄他絕塵而去,但現在他也無暇顧及,因為有更令他頭痛的事。那群黑人每個都比他高得多,相機被從頭頂拿走,連背包也被他們扯下來,倒在地上撿視內容物。

  善存這才意識到自己是遇上搶劫。但這種場景他只在電視上看過,實際遇上了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其中一個人拿了善存的手機,還霎有其事地擺弄著,和旁邊的同伴討論螢幕上的文字。手機是唯一能再聯絡上夏洛克的東西,善存想都沒想就跳起來。

 

創作者介紹

蔚藍定理 Cathendral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rkar
  • 善存被搶了!!OAO!!
    誰快來救他阿!!!
  • 就是為了人救才...XD"

    cathendral 於 2012/06/02 22:47 回覆

  • tomroyfannie
  • 敢動我們家的愛蜜莉,還搶走有念知合照的相機!!!!!!!!!!!!!!!!!!!這幾個人應該做好覺悟了吧~哼哼~所以~後來善存還是有拿回手機打給知之囉~(稍稍安心一下)

    夏洛克加油QAQ 就算大鬧倫敦,也要撐著見到愛蜜莉阿> <(我真的很想讓倫敦不得安寧的樣子...)
  • 我也很想讓倫敦不得安寧...就好像看到外星人就想叫他去紐約大鬧一樣,很想讓倫敦充滿著腥風血雨...XD"

    cathendral 於 2012/06/02 22:49 回覆

  • tomroyfannie
  • 「呃,那個,我就是要跟你們說,我不小心坐過站了,有點迷路……也遇上一點事情。啊,不過人很平安,你們不用擔心啦!」

    雖然安心,可是怕爸爸媽媽還沒趕到愛蜜莉又遇到壞人T___T
  • 其實時序有點往前,電話是在發生這些事之後才打的:)

    cathendral 於 2012/06/02 22:49 回覆

  • siro
  • 大人加油!!非常期待後面!!
  • 謝謝:D

    cathendral 於 2012/06/02 22: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