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蕭看著再度拿自己的額頭猛撞桌面的徐念長,心中暗暗發誓自己再過五年一定要退休,否則為國家司法犧牲奉獻到這地步實在太不值了。

  「這麼說起來,念神你的直覺一向很準確啊。」

  老蕭說:「不過人不可貌相啊!像是十多年前不是有個連續兒童綁架案件嗎?那個變態就是長得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而且說實在的還挺帥的,有種英國紳士的FU,你看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犯人長相,他涉嫌綁架北中南地區加起來一共十幾個孩子,男的女的都有,最後還把他們殺害。但光看臉你絕對猜不出來,他會是做得出這種惡行的壞人。」

  「有這種事?」念長好奇地問。

  「是啊,啊,這是在你進法醫研之前的事,難怪你會不清楚了。」

  老蕭說:「當時候鬧很大呢,新聞天天都在報。送來法醫所要求檢驗身分的全是小孩子的屍體,年齡大都在九歲到十二歲之間,最大沒超過小學,那時候真的很淒慘啊!孩子身上多數都有受虐的痕跡,最後幾乎都是被燒死的,而且埋屍的處所遍及全臺各地,有的比較晚被發現的孩子甚至成了骸骨,很多年後才證明這些屍體的關聯性。」

  老蕭思考似地說著,「咦,說起來這件案子其實跟你有關啊。對了,就是你第一件立功的案子嘛!當時你不是也憑著你優秀的直覺……」

  「這傢伙才不是直覺優秀,而是單純運氣好。」

  特別室外傳來高根鞋的聲響,一個穿著白袍、剪著及耳短髮的女性快步走進了辦公室,手上還拿著整疊的文件。

  念長和老蕭一看到她便直起身來。辦公室裡其他人也是一樣,每個人都誠惶誠恐。

  「室長。」念長打了個招呼。老蕭卻縮了一下脖子,彷彿青蛙遇到蛇一般拿著他的咖啡杯默默退回座位上,還用成堆的資料擋住了自己的臉。

  「老蕭,不要以為這樣我就看不見你。你該對自己的體型有所自覺!」女性大嗓門地對老蕭說著,說話時也沒有停下腳步。只見她俐落地走到咖啡機旁、花了兩秒鐘的時間勾起咖啡杯、把杯子丟進咖啡機、按下黑咖啡的選擇鍵,然後快步繞過辦公桌,走到念長身側,把一大疊黑色資料夾丟到他桌上。

  「給你,相親對象資料,這個星期天中午十一點二十分林森北路晶華酒店十二樓麗緻廳,記得給我穿西裝、頭髮梳整齊,不准給我遲到!」

  念長接住那堆資料夾,還有點反應不過來,回頭看見室長婀娜的背影,只見她踏著高根鞋,就要走進室長室,念長忙追了過去。

  「等、等一下,孫室長……」

  「你沒有拒絕的餘地。」室長像是早已知道他要說什麼般,背對他揮揮手,「除非你已婚,相親有使你觸犯通姦罪的疑慮,否則一律給我出席。有女朋友的話講個謊話呼攏過去,有暗戀對象的話從今天開始把她忘掉。這是『上面的』交代下來的對象,所裡未婚又上得了檯面的年輕男只有你,為法醫所犧牲奉獻吧!徐念長。」

  室長一口氣說完,幾乎連換氣的時間都沒有。念長知道這位室長的個性,法醫所凶案特別室的室長姓孫,本名是孫佳蕙,他們都叫她孫室長。她是念長見過最優秀的法醫師,凶案特別室幾乎是她一手在所裡創建起來的。

  同時他也是整個法醫所裡為數僅有的女性之一。目前未婚,據說沒男朋友。

  「室長,我想我是真的不適合去相親。」念長一路跟到室長室前,孫室長終於回過頭來,用正眼看了下一臉緊張的下屬。

  「異議內容在二十秒內陳述完。」室長用資料夾敲著背骨說。

  「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女孩子。」

  念長惶恐地說:「我不知道該怎麼和女性說話,像往常一樣,一定會出糗。」

  「這不構成理由。還有現在正在跟你說話的本小姐就是女性。你還有十五秒。」

  「我現在沒有餘裕……和人構築那一類的關係。」念長忖度著用詞,「室長,你知道的,我家還有未成年人在,就是善存,妳也知道他的,我無法和對方有進一步的……」

  「藉口。你還有十秒。」

  「室長,我覺得我這個人……」

  「贅字太多,五秒。」

  「室長。」念長決定豁出去了,「我是個變態。」

  孫室長終於轉過身來,凶案特別室裡一片靜寂。

  「是真的,室長。」念長用一慣認真好青年的眼神說:「雖然過去我一直沒有發覺,但最近我漸漸發現了自己的真實。我不是個正常人,應該說不完全正常,我不能和女孩子相親,那會害了那個女孩子。」

  孫室長忽然低下頭,用手指撫了撫塗了豔紅色口紅的唇瓣,像在思考什麼。

  「有一個方法可以迅速協助我們釐清這件事,徐念長。仔細聽我下面說的幾個關鍵詞,如果任何一個詞讓你的生理產生反應,你就點頭,明白嗎?」室長說。

  念長艱難地點了個頭。孫室長就說:「蠟燭。」

  念長搖了搖頭。

  「麻繩、口鉗、騎木馬。」

  念長搖頭。

  「蘿莉、貧乳、貓耳朵、大哥哥。」

  老蕭辦公桌的方向傳來一聲壓抑的悶哼。念長還是搖頭。

  室長盯著念長那雙澄澈無雜質的雙眼,沉吟了一下,「白襯衫。」她說。

  念長整個人微微顫抖了一下,腦袋裡不禁浮現某個人穿著白襯衫的身影,室長觀察他的表情,繼續說下去。

  「胸肌、小腹、結實的屁股。」
  
  念長遲疑地點頭了。

  「吊嘎、小YG、緊身褲。」

  念長的臉紅起來,腦袋裡不知為何想像起某個人穿著這些東西的樣子,只覺整個脖子根彷彿要燒起來。室長看著念長的表情,說出致命的一擊:「眼鏡。」

  念長被擊沉了。

  他重重地點了下頭。

  「徐念長。」室長為他下了死亡宣告,「你是變態。」

  念長臉如死灰,差點就要哭出來。但他很快想起原本的目的:「那麼室長,我這次是不是就——」

  但孫室長不讓他有說話的機會,「不過你的變態完全不會對相親對象造成一丁點的危害,應該說,就和女性相親而言,你是全天下最適合的人選。好了,時間到,異議程序到此為止。徐念長,週日見。」

  「咦?室長也要去嗎?」念長問。

  「當然了,我是你的介紹人。對方來頭不小,怎麼能讓你自己一個人去。難保你不會再對對方說妳的皮膚好粉,好像一氧化碳中毒而死的屍體。」室長說。

  「對方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念長問。

  「好像是英國大公司老闆的貼身秘書,有一半的中國血統,劍橋經濟學系畢業,以前在大銀行做過主管,後來不知道為何甘心給人當秘書使喚。詳情你自己去看相親資料。還有老蕭,要送到鑑識組的槍彈痕採樣報告為什麼在我桌上還看不到!」室長一口氣說完,對著辦公桌的方向大吼。

  「是、是!室長,俺馬上辦——」辦公桌後傳來老蕭誠惶誠恐的聲音。

  室長說著就走進了辦公室,留下手足無措的念長。老蕭一看到室長走進去,馬上就復活過來,走過來拍了拍念長的肩以示安慰。

  但室長室的門馬上又被打開,孫室長風風火火地走了出來,把老蕭嚇到贅肉都差點抖掉了兩塊。

  「室、室長?」

  「出事了,台北市有間私立高中被人放了炸彈,教室被炸毀。上面要我們至少派一個人過去,不排除有學生受傷或死亡,需要我們鑑定身分。」

  室長轉過頭,看著還一臉茫然的念長。

  「是昇平高中,就是你家小朋友就讀的那所。」

  他在念長來得及反應前按住他的肩。

  「我想你應該不介意加個班吧,徐念長?」

  *

  「阿傳———————!」

  善存幾乎是用撲的趴上了阿傳坐著的病床,兩隻大眼睛裡充斥著閃閃淚光。要不是顧慮到他的左手臂又是夾板又是繃帶的,阿傳相信善存會當眾把他撲倒舔他的臉。

  「好啦好啦,別哭了,小題大作的。只不過是手骨折而已嘛!我又沒死!」

  他無奈地看著伏在他病床畔的善存,善存把臉抬起來,那張哭臉讓阿傳即使手臂痛得要命,也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

  這也難怪,親眼看見社辦爆炸後,善存還來不及衝進去探個究竟,就被夏洛克攔住,強制帶到安全的地方避難。接下來就是教師、救護車、警察、新聞媒體等等一大堆混亂的團體介入,善存只來得及看見幾個模糊的人影被擔架抬上救護車,喔依喔依地揚長而去,然後就被一群不相干的人等包圍住,問了一大堆善存的腦容量無法處理的問題。

  學校也緊急停了課,開會處理這個突發意外。

  『你們在社辦裡搞些什麼飛機?!』這是來自教師的責問。

  『為什麼會爆炸?能說明一下原因嗎?』這是來自管區警察的問題。

  『請問你現在感覺如何?』這是不用說是媒體。

  後來依稀還是夏洛克用近乎嚴厲的態度對那些人說:這孩子未成年,剛受到這麼大驚嚇,請你們先回去,讓他好好休息。善存才得以獲釋。

  好在阿傳經過診斷的結果,好像只是左手臂骨折,經過半天的休養,已經沒什麼大礙了。爆炸時阿傳似乎離爆炸源很遠,只是因為受到爆炸力量衝擊,左手臂撞上牆壁當了代罪羔羊所致。

  「太好了,阿傳你沒事,嗚——」

  但聽是這麼聽說,實際看到好友平安無事,還舉起另一手來對自己說了聲『嗨』的同時,善存還是忍不住熱淚盈眶了:「偶還以為泥這次薯定了……」

  善存抽咽到連話都講不清楚,阿傳不禁又好氣又好笑。

  「喂,是怎樣,咒我死啊?我不是說過嗎?還沒娶到志林姊姊當老婆之前老子是不會隨便死的啦!不過有點嚇到倒是真的,忽然『轟』地超大一聲,我都看到死去的阿嬤在跟我招手了。」

  阿傳的表情柔和了些,「總之讓你擔心啦,善存。」

  「阿傳——!」善存再次抱住好友。

  「善存——!」

  背後傳來「咳」地一聲,讓相擁中的好友二人回過頭。善存這才想起夏洛克還在後面,是他一路開車送自己過來醫院的。

  「呃……這位是……」善存用手比著夏洛克,卻不知該如何啟齒。但夏洛克很快站到善存和阿傳中間,巧妙地將他們隔離開來,「您好,我是愛蜜莉在這世上最好的朋友,我叫夏洛克。夏洛克․弗瑞泰,你一定就是阿砲吧?我常聽愛蜜莉提起你。」

  「呃,我叫阿傳。」阿傳下意識地縮了下斷手。

  「喔,是阿傳!唉,我的記性肯定因為南國美好的氣候變得遲鈍了。阿傳先生,很高興見到你,承蒙你平常照顧我的愛蜜莉,真是太感激你了。」

  阿傳悄悄湊近善存,「欸,這個老外到底是誰?」

  「很難解釋……」善存困擾地抓了抓頭。

 

創作者介紹

蔚藍定理 Cathendral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