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169B  1031170B  

《親愛的愛蜜莉外傳:夏洛克的回歸》

定價:220元
作者:吐維
繪者:瑞讀
出版日期:2013/07/17 第 1版 1刷
ISBN書碼:9789862964491
材質:封面全彩印刷

(上集)

結束了亞利斯事件,
眾人生活回歸了正軌。
善存和夏洛克聯絡頻繁;
念長與知之則是「小有進展」。
只是,
就在善存寄出生平最長的回信之後,
夏洛克竟然失蹤了!?

惡意綁架!?感情糾紛!?
還是遭逢不測!?
看著七上八下魂不守舍的善存,
三人只好──前進倫敦!

towei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親愛的愛蜜莉

  • 作者:吐維
  • 出版社:威向
  • 出版日期:2013年02月06日
  •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2963890
  • 裝訂:平裝

  親愛的愛蜜莉(封面)

 

  顧善存淚奔了!
  因為亂交筆友亂說謊,
  他家的同居人除了英俊帥氣的法醫表哥、聰明冷豔的考古助教外,
  臨時添加了一位國際大公司CEO的蘿莉控筆友。
  而他為此付出的代價就是從搖滾美少年淪落為蘿莉偽娘,
  開展「陪吃,陪睡,陪遊玩」的三陪服務。

  只是有誰能告訴他,他只是起了一個「愛蜜莉」的英文名,
  交了一個叫「夏洛克」的筆友,
  收到了一個叫「華生」的熊寶寶,
  為什麼他十七歲的人生就朝著「神探福爾摩斯」的方向走了呢……

 

親愛的愛蜜莉(封面2)  

  知之知道,他總想逃避的現實又重新回到了面前。

  曾經的囚禁所帶來的,除了屈辱、惡夢,還有無法接受的命運,
  如果註定沒有辦法逃離,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所以你問我喜歡你什麼地方,我還真答不出來。」

  知之垂下頭,臉上有些許殷紅,還有一絲掩不住的愧疚。

  其實這一年多以來,兩個人也不只一次觸及到「那件事」。只是總在知之有意閃躲,而念長又沒有十足把握下無疾而終。

  『我們都不是女人。』知之曾經向他這麼說過,而念長也明白知之的暗示,男女之間的交往,總是得走到那一步似乎才有其意義。但他們都不是女人,所以沒有必要遵循那種既定的模式,這是知之的意思。如果這是情人的感情觀,念長也選擇要尊重到底。

  兩人進了家門,吃了簡單的晚餐,各自洗了澡。知之一如往常洗完澡就回自己的房間,念長也打算回房間處理公事。他看了眼牆上的鐘,現在是晚上十點,他們的小室友還沒回來,家裡只剩他們兩個男人。

  念長看著知之即將闔上的房門,知之只要洗過澡就不會再從房間裡出來,就算念長去敲門,也會被知之以別打擾為由轟走。六年來幾乎已成慣例了。

  闔上的房門,某些方面就像知之的心房一樣,彷彿永遠不會為任何人開啟。

  知之穿著權當睡衣用的襯衫,關上門前還抬頭看了念長一眼。念長也不知道出於什麼衝動,三兩步衝到房門前,在腦袋來得及思考前,用單手架住了那扇門。

  知之似乎被驚嚇到,他驀地抬起頭來,念長自己也有點驚訝,一時有些尷尬,他放開壓著門的手。

  「呃,我只是想問你,有沒有興趣小酌一下,今天晚上?」

  他本來以為室友必定嗤之以鼻,沒想到知之抬頭看了他半晌,竟點點頭,從房門內走了出來,還反手把門關上。

  念長心中念頭百轉,知之還自行從冰箱中拿了一盒六罐裝的台灣啤酒,還有前幾天念長去夜市逛買的滷味,拿到客廳來坐到他身邊時,念長聽見自己心跳快得像擂鼓,知之每個動作起伏,都能牽動他的呼吸。

  念長替知之開了一罐水果酒,倒在杯子裡加上冰塊,自己則開了整罐台啤,他看著知之一如往常不洩露一絲情緒的側臉,仰頭一口氣飲盡了半罐。

  兩個人就這樣對坐著喝酒,中間知之不知道搭了什麼話,念長都唯唯諾諾地應著。手裡的酒也越喝越多,轉眼六個酒罐已經東倒西歪地散在茶几旁。

  「……長,徐念長。」他聽見聲音從很遠的地方來。

  念長一直以為自己酒量很好,但不知為何今天這麼容易醉。等他意識到是室友在喚他時,睜開眼來,知之的臉已經在他眼前一吋的地方,暈糊糊的腦子分辨不清知之和他說些什麼,只覺得有個輕柔的東西在碰觸他的嘴唇。

  碰觸先是遲疑而帶著羞澀的,跟著漸漸堅定起來,等到念長查覺到那是什麼時,已經嚇到連酒都完全清醒了。

  知之在吻他,而且是主動的。

  知之仍舊穿著那件單薄的白襯衫,上身側靠在沙發上,一手壓著他身下的軟墊,說是吻他,其實也只是用唇的邊緣蹭著念長的唇瓣。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愛蜜莉番外 畢業


  「小知,你準備好了嗎?出發的時間快要到了喔。」

  徐念長站在室友的房門口,一如往常禮貌地敲著門。雖說和裡面的人交往已超過一年,關係也不同於以往,但室友對隱私的堅持還是讓他不敢輕越雷池一步。

  門內的人沒答腔,念長聽見門後傳來一聲苦惱的悶哼,正打算再出聲,那扇門便自己打了開來。念長好奇地探頭進去,才看到等待已久的室友就站在房間的落地鏡前,十年如一日的單薄背影,映在鏡子裡的身影卻和平常不大相同。

  只見知之穿了一身黑色格紋的西裝,配上同質料的長褲,裡頭是淡銀水紋的襯衫,襯上梳得整整齊齊的頭髮。知之平常都是一件白襯衫套上身了事,去大學裡上班也不例外,如此正式的、屬於「男人」的打扮念長還是第一次見到,一時不由得看得呆了。

  困擾著盛裝室友的沒有別的。念長看知之對著鏡子,正深鎖著眉頭,試著把纏在脖子上的領帶打上結,那是條和西裝外套同色系的格紋領帶,念長昨天才借給知之的。

  「這玩意兒真難用。」念長聽見室友抱怨著,他不禁輕輕一笑,走到知之身後,從後面撈住了那條領帶。

  「我替你綁吧?」念長說。知之看了他一眼,微顯窘迫地撇過視線,沒有答腔,念長就主動把室友轉過身,對著矮他一個個頭的室友,熟練地將領帶分成兩股、交疊、打上平結,穿過去再輕輕往上推,最終在知之的脖頸下方理了一下。

  「好了。」念長滿意地看著知之的模樣。

  「很完美。」他笑得溫柔。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走了!該回家去了。」

  善存這才慌慌張張地背起側包,經過境關前的賣店時,善存又瞥見一隻綠精。

  那隻綠精背著有他身材兩倍大黑色大釜,正躲在一家美國旅客的行李下,試圖摸走男主人背包裡的歐元硬幣。但因為手太短了,使盡吃奶的力氣都搆不著,還差點連綠精帶鍋掉進背包側袋裡。

  善存看著有趣,走過去想幫他的忙。但才走兩步,綠精的身影卻忽然在他眼前逐漸模糊,終至消失在機場的空氣裡。

  善存眨眨眼睛,又用力揉了揉,但那隻綠精卻再也不曾出現了。

  「善存,你還在幹嘛?我們要出關了,不等你囉!」念長在他背後喊著。善存睜大著眼睛,終於像是明瞭什麼事情般,看著人來人往的境關大廳笑了。

  「嗯,馬上來了,念哥!」善存背上側包,在心底默唸著轉過身。

  再見,綠精們。

  再見了,倫敦。

  *

  旅行結束,迎接旅人的往往是繁重的日常。

  從倫敦回來後,每個人紛紛重新投入他們忙碌的生活中。一如往常。

  「嗯,我知道,我知道啦……什麼?端午節?媽,端午節還有將近半年耶,唔,我知道我很多年都沒回來……農曆年真的不行啦,我約好要跟朋友出國去玩……」

  但這一回,對這間屋子裡三個男人來說,卻都有些極微小的不一樣。

  念長拿著無線電話,在客廳裡走來走去。而沙發上知之翹著腳,整個人沉在客廳的沙發裡,正一頁一頁地翻著手上的法文書籍。

  他們的小室友因為參加學校的高三自習班,最近都要唸書唸到晚上八九點才回來,樂團練習也改為一個月兩次,越來越少聽到善存在浴室引吭高歌的聲音。

  客廳裡放著一隻等身高的柏林頓熊,和肚子有條縫線的Dr.Watson並肩放在一起,身上則穿著他們遠在英國的共同朋友、同時也是他們小室友的現任男友最近才寄來的新年賀禮,一件女用洋裝。

  那件女裝據說是Roman Knightly專屬設計師設計的,參考自某件今年耶誕晚會設計師們票選冠軍的裝扮,是全黑的洋裝配上紫色的蝴蝶結。今年春季也當作新款在各大百貨推出,聽說現在在倫敦十分暢銷。

  他們也聽說Lan又做回了執行長的秘書,夏洛克用三倍薪水才挽留住他,還簽署了一分長達百頁的私人協議書。至於協議的內容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如果那個叫綠藻的少年跟你告白……跟你說他喜歡你,小知會怎麼做?」

  知之怔了下,他像是頭一回想到這問題似的,一時竟沒有回答。直到感受到念長意味深長的視線,才驚醒過來。

  「我對待他,就像對待愛蜜莉一樣。」知之最後緩緩說:「如果愛蜜莉對我說他喜歡我,我會很高興,但就僅止於這樣。」

  他以為念長還會再追問下去,但念長只是「嗯」了一聲,什麼也沒有再追問。這讓知之有點惶恐,因為他自己也明白,這個答案有點不盡不實,因為就連知之自己也推敲不出,這個謎題真正的謎底是什麼。

  他還在想著,念長卻忽然把他的臉扳過來,用手捉住他的下顎。知之的黑眸和念長的對視,念長俯下臉,知之便閉上眼睛,兩個人的唇貼在一起,略微分開,再貼緊,念長的舌輕輕拭著知之的唇間,溼熱的吐息彌漫在唇齒間。

  念長拉開臉,望著臉頰已有些微燙的知之,笑了。

  「值得紀念的第一個吻,以情人的身分。」

  知之沒有說話,只是茫然地看著念長,彷彿千言萬語,卻都融在了那一眼裡。念長看得心情複雜,把知之再翻過來,從背後摟著他的雙臂。

  「睡吧,相信我,善存明天就會回來的。」

  念長的聲音低低的、暖暖的,「今天晚上,有我陪著你。」

  知之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睡著的。

  只知道那天晚上的夢裡,沒有密室、沒有鐐銬,沒有那些痛苦的折磨和記憶。

  只有一雙溫暖的手臂,陪伴著他沉沉睡去。

  *

  隔天早上,善存果然如念長所言,自己回到了他們的旅館。

  夏洛克從頭到尾沒有出現,善存是一個人回來旅館的,也沒有來送機。善存說夏洛克臨時有重要的會要開,實在抽不開身,還轉達了夏洛克希望他們一帆風順的祝福。但念長和知之多少都知道真正的原因。

  「他沒有來倒好,否則我怕我會忍不住成為新一代的Jack the Ripper。」

  知之冷冰冰地磨拳擦掌,念長絲毫不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

  善存仍舊穿著在海德公園時那套衣服,燕尾服已經換了下來,提著準備好的行李,手上抱著那隻事後撿回來的柏林頓熊,主動來敲他們房間的門。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哪來的傻小孩啊。」

  夏洛克眼眶漲紅,他用力摟住懷裡的男孩,摟得緊緊的,「你覺得要是你沒跟我上床,等你回台灣我就會忘記你?就會不再想著你?愛蜜莉,你一直是這麼想我的嗎?」

  善存被夏洛克抱著,幾乎沒有呼吸的空隙,這種窒息感讓他眼楮深處一片發燙,幾乎又要掉下眼淚來。

  他其實懂得,夏洛克對他很好,而且那種好不是一時興起的,是真的打從心底關心他、對他有感覺。

  其實知之他們也對他很好,也是打從心底關心著他,這善存也感受得到。只是他不懂的是,為什麼同樣是對他好,他對知之他們就不會有這種不安感,對夏洛克的溫柔,他就這麼近乎不理性地患得患失。

  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這麼強烈、幾乎可以說是任性地,想要得到一樣東西。他想要實現某個願望,即使這個願望會給別人帶來困擾,他也不想放棄。

  「夏洛克。」善存深吸兩口氣,抹乾眼睛裡的溼氣,「我想跟你做,真的。」

  夏洛克看著他,眼神帶著無奈。

  「愛蜜莉,我喜歡你,並不單單因為想得到你的身體。」他認真地說:「如果是你的話,身體以外的其他部分反而更令我對你印象深刻,你明白嗎?」

  「嗯,我知道。」

  善存點頭,吸了下鼻子,「但我還是想和你做。我們再試一次,好不好,小克?」

  夏洛克像是受到了某種衝擊,他看著赤裸裸仰躺在他身下,眼神毫無一絲雜質的男孩,終於深吸了口氣。「嗯,我們再一次。」他把善存放倒在床頭,微微一笑,「這次我想看著你的臉,可以嗎,善存?」

  善存臉頰一紅,緩慢地點了下頭,夏洛克再一次把食指壓進善存的通道口。善存悶哼一聲,夏洛克便低下首,用唇輕輕吻著善存的唇。

  善存被吻得缺氧,呻吟著扭了下腰,夏洛克便趁勢將手指推得更裡頭,像剛剛一樣緩慢地動著。

  已經吞過一次巨物的穴口固然紅腫,彈性也變大許多,這回善存沒有上次那麼難受。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從後面一直撩撥到下腹,讓善存整個身體熱起來。

  「夏洛克、夏洛克……好熱……」他求救似地用下體蹭著男人。

  夏洛克笑著吻了他的鼻尖,單手托住他的腰,讓他雙手撐著,然後微一挺腰,再一次把東西擠進了善存體內。

  疼痛很快又襲捲而來,但這次畢竟有心理準備,善存覺得還勉強能夠挺著。夏洛克又吻了他一次,趁著他腦袋發暈,熱燙堅挺的東西筆直地朝裡頭挺進。

  善存只覺身體被打開、被擴張,夏洛克的東西在體內緩緩地磨蹭進出,善存感覺身體裡有什麼東西漸漸化了,被夏洛克頂得軟綿綿的。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如你所願,這位淑女。」

  他笑著,「我一定會好好地讓愛蜜莉哭的。」

  *

  善存把吃剩的空盤子擱在長桌上。

  晚宴的節目琳瑯滿目,食物也非常豐富,各方面都讓善存極為滿足,幾乎都要忘記自己身在何處了。這時晚宴接近後半,大廳也響起了柔和的樂聲,不少扮裝成男性的女員工笑嘻嘻地向前,和旁邊坐著的裙裝男士們邀舞,舞池裡頓時都是翩翩起舞的男女。

  善存正擔心有外國人會來找他搭訕,想找個角落休息一下,就聽見背後有人在叫他。

  「愛蜜莉……愛蜜莉!」

  善存忙回過頭,看到夏洛克站在他身後。他仍舊穿著那襲金色長裙,高雅大方的模樣讓善存傻了好一陣子,這才清醒過來。

  「小、小克!」

  夏洛克比了個「噓」的手勢,「別讓他們發現我,否則引來一堆搭訕的人就不好了。」他湊近善存,臉上滿是笑意。

  「玩得愉快嗎?」他壓低聲音問。

  善存忙點頭,「嗯,很有趣!我第一次參加這種派對呢,食物也很好吃。還有很多很漂亮的大姊……呃,應該說是大哥……還、還有夏洛克,夏洛克也很漂亮。」

  「是嗎?」夏洛克挽起他一隻手,回頭看了眼氣氛正熾的大廳,「要跳支舞嗎?」

  「欸?我、我不行啦,我從來沒跳過舞。」

  善存在台灣時,也曾被阿傳找去夜店之類的地方幾次,但都是坐在角落看阿傳和人嘎舞的分。而且總覺得這種地方跳的舞,和阿傳那種舞肯定很不一樣。

  「那就悄悄地在旁邊跳就好了,放心,沒人會注意我們的。」夏洛克忽然在沙發上坐下來,對著善存伸出沒受傷的那一手。

  善存愣了下,似乎還不明所以,夏洛克就笑了。

  「你現在是男士啊,應該是你要邀請我不是嗎?」他懸著手說。

  善存怔怔看著夏洛克的笑容,那張臉即使透過妝容,仍能看見記憶中那些讓他動心的包容。他深吸口氣,想著在電視中看過的樣子,對著沙發上的夏洛克微一鞠躬,然後伸出了手,「那個,美、美麗的淑女,我有這個榮幸邀你跳一支舞嗎?」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小知……很喜歡少女服飾嗎?」念長從旁看著小心翼翼提著裙襬,好像深怕把洋裝弄髒的室友,終於忍不住問。

  知之看了他一眼。他猶豫良久,終於開口。

  「……我小時候,很喜歡玩芭比娃娃。」

  「芭比……娃娃?」念長用一種好像在唸「葡萄鏈球菌」的專業口吻唸這個單詞。

  知之別過臉,整個耳根子又是一片紅,念長覺得自己快要邁向禁忌的道路了。

  「不、不要小看芭比娃娃,那是美國玩具商在1953年創立的品牌,至今已經在全球銷售近十億以上。從香奈兒到Prada都曾經為她們設計過衣物,光是基本款加起來有一萬多餘,配件更是不計其數,是全世界最了不起的少女服飾品牌,不單是玩具而已。」

  「所以你才這麼喜歡替善存買衣服啊……」念長忍不住感慨。

  知之低下頭,似乎勾起些許回憶。

  「那時我把零用錢都拿去買芭比,後來樂之知道了,他很無奈,他說男生玩這個以後去學校會給人欺負,我才知道那是男人不能玩的東西,就把那些東西封了……你敢笑的話,我們就絕交,徐念長。」

  念長沒有笑,只是趁機伸出手來,在知之的頭上溫柔地搓了兩搓。

  善存在晚會開始前才被放出更衣室,知之和念長都以為會看到另一個可愛令人驚豔的少女。沒想到善存卻穿著一身英挺的白色西裝現身,名牌的花格子襯衫上打著格紋領帶,還加上領巾做裝飾,看上去就像個英國小紳士。

  善存看知之和念長都一臉意外地看著他,他忙解釋:「呃……那些大姊看到我就拿這些衣服給我了,她們說這是規矩。」念長才知道他們把善存錯認成女孩子了,女孩子在晚會規則上是要以男裝出席的。

  雖說男裝的善存也相當俊俏就是了,看著善存在鏡前自照的模樣,知之和念長一瞬間都有種吾家有子初長成的感慨感。

  晚會先是由副執行長出面致辭。副執行長是位高大的女性,因此以一襲黑灰色燕尾服出席,她站在艾格頓飯店中央的階梯上,先感謝Roman Knightly所有員工一年的辛勞,然後向在場外賓和媒體致意,希望他們往後仍多多支持本公司等等場面話。

  然後燈光便忽然暗下來。在場的員工無論男裝女裝,都擱下了手裡的酒杯,抬頭看著階梯上方。念長等人也受這種氣氛感染,一齊往上看著。

  有個人影從階梯上緩緩走了下來。人影拖曳著裙襬,慢慢從階梯上拾級而下,只見那個人穿著金色的連身長裙,裙襬折成好幾疊,一路拖曳到上方的階梯,宛如金色的流水般閃閃發光。上衣的部份一路包到脖子,只中間露出一截短短的手臂。而胸口的地方別了一朵盛開的金色玫瑰,大廳的燈光打下來,讓階梯上的人宛如冬日暖陽般耀眼。

  而更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的,是那個人氣質。那人有著一頭淺金色的長髮,用髮髻挽到後腦上,髻旁繞了一圈水鑽髮飾,耳上繫著翡翠綠的耳環。而那個人的眼睛和耳環同色,貓一般的綠色眼眸,沉靜而保守地隱藏在梳得微卷的額髮下。

  「窩的媽呀……」念長第一個驚嘆出聲。

  燈光打在那人刻意加長的睫毛上,即使如此也掩飾不了那張輪闊分明的臉。他站在階梯上,用那雙眼睛掃視了一圈宴會廳,宴會廳中頓時鴉雀無聲。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他的手從善存背上滑下來,勾住了他的五指。

  「留下來好嗎?愛蜜莉……不,善存。為了我而留下來,留在英國好嗎?」

  夏洛克看著善存,善存仍舊沒有說話,似乎一時間受到太多衝擊,又或者是腦袋處理不了這麼多資訊量。夏洛克看著善存比平常還要呆愣十倍的表情,忍不住笑出聲來,善存才終於清醒一點。

  「嗯,是我不好。」夏洛克掩著笑說,善存看著他熟悉的笑容,覺得胸口那個蹲著的東西,又變得更熱、更悶了:「我太心急,跳得太快了。我應該一步步問你才是。」

  他斂起肅容,撫摸著善存的手背。

  「愛蜜莉是為了我到倫敦來的,對嗎?」他問善存。

  善存這回總算能夠反應,「嗯。」

  他想了下,又忙補充:「雖然說也是來玩的。唔嗯,也玩得很開心,玩得時候也不是每時每刻都想著小克啦……不過,嗯,是為了夏洛克沒錯。」

  夏洛克含笑看著他。「知道我不見時,愛蜜莉會緊張嗎?」

  「會,很緊張。」善存誠實地說。

cathend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